全椒人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2|回复: 2

[散文] 那些前辈老友们(修改稿)

  [复制链接]

20

主题

36

帖子

1万

积分

五谷丰登

Rank: 6Rank: 6

积分
11465
发表于 2019-6-9 06: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全椒人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宇哥 于 2019-6-12 09:09 编辑


                                       那些前辈老友们




三年前,我突然成了“老干部”。不是我自封的,单位这么叫,常在“老干部群”发通知,口气热情又庄重。那称呼好像与我无关,更觉不配,不是年龄不配,是“德望”不配。“德望”跟年龄无关,刻意学不来,更不是挺着肚子装出来的。我心中,五六十年代那样的干部才配叫“老干部”,是我最敬重的人。

那代人形象在无声而有行中自然形成,不知不觉就深印于心,永难忘怀。看着“老干部群”那甜甜称呼,觉着不是滋味,又像在呼喊另一拨人。恍惚间,时光在倒流,仿佛又回到了我称呼那些前辈老友为“老干部”岁月……

我认识老干部李宗烈是八十年代。那时他任县政府办主任,住在我办公楼下那排低矮潮湿,门前不见阳光的瓦房里,白天看书写字都要开灯。政府办下辖房管所,他是房管所直接上司。是时李主任也许有权不用或不会用,所以,“乐业”难能“安居”,按现在说法,可能“混水了”。早早晚晚,我常看到他笑嘻嘻在自家门前相呆,一副“安居”样子。因工作关系,我跟宗烈先生接触,是在九十年代初他当选副县长后,兼任“县第四次人口普查领导小组”组长时,我被抽来搞文字,彼此接触渐多。人口普查时间紧,要求高,责任大,全县若遗漏一户,甚至错登一项内容都影响到整体数据。领导小组组长身上担子可想而知。盛夏季节,李县长坐着那台蒸笼般闷热的帆布吉普车,在乡镇农村检查督导,哪里外出人口多或流入人口多就出现在哪。他一身尘土,满脸汗水,下车就取下草帽当扇子。若不介绍他是副县长,就是一位被古书熏陶过的儒雅的庄稼汉。宗烈老先生当过老师,对下属像对学生那样,温蔼可亲却又严肃认真,抓工作干净利索,一步到位。“学生”有错,也不熊人,老师般说服开导加鼓劲。正是这种精神、这种情怀,被人大代表联名提议为副县长候选人并高票当选。刚进入九十年代,官场较干净,选举也干净;被人大代表自发举荐,是“德望”所归,民意所向。普查工作结束,李宗烈被国务院第四次人口普查领导小组授予“全国先进个人”,也是他付出所得。这项工作结束后,我们也常接触,并非他是副县长,而是我的益友良师,他不仅写得一手漂亮字,更写得一手好文章;从宗烈老师身上,我学到很多。他比我大十多岁,有时喊他“老二哥”(兄弟中他排行老二),后来他去县人大常委任副主任,我仍喊他“李县长”,抑或“老二哥”。五六十年代成长起来的干部骨子里有股正气和仁义,让人钦佩,李宗烈正是我钦佩的人!他无论在什么位置,永远改变不了爱生如子,春蚕吐丝,蜡烛燃尽的园丁品格。

我喜欢跟老干部相处,不仅给人以正义温情和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似乎还溢着“父爱”般情怀,常问我有什么困难,我很少开口说困难。在私交里夹着为己排忧解难就有些变味。八十年代初,许多机关常请我去文字材料,我接触了很多老干部。他们请我喝过酒,我也请过他们。请客都在家里,我家做不出好菜,都是“学生菜”和两三块钱一瓶的普通酒,他们不在意这些。那时没有“三高”说法,一瓶酒能斟60杯,酒壶斟酒。或是粮食酿造的高度酒,或频繁端杯次数多好像就喝得多,一桌人两瓶酒就显得足量,满脸兴致地说:够了。一次来我家的客人很多,八仙桌四周坐满人,有的挂拐坐。程仁祥、陈发祥、马恩伯、周存良、郑德超、刘延胜、韦升和、吴开和等老一辈朋友全聚齐。小杯慢酌,很安静,相互敬酒多是眼神相碰,双方自然举杯,不劝酒不拼酒,没人推辞不能喝,也没人留残酒。前辈刘延胜表现最活跃,举杯朝吴开和(时任公安局副局长)道:来,“小绰”干一杯!吴局长咧咧嘴,端起杯子。老先生马恩伯筷子指着刘老,笑道:你个刘延胜!刘老回嘴道:不叫“小绰”,叫甚?!在同辈老友圈,喊他“小绰”比喊他“开和”都亲热。坊间称“吴敬梓”是“吴小绰”,“吴开和”名字妇孺皆知,当之无愧的全椒名人;家长吓唬不听话的孩子,或者朋友间打闹,就说:“吴开和来了!”据说,很早前南屏山发生过强奸,时任治安股长的他,头扎花毛巾夜闯南屏山,一举破案。我和吴开和前辈一起工作过,他温和又随和,一次来我家吃饭,他亲自杀鸡并打理干净,父辈般勤快。怕他的人自有怕的道理。前辈郑德超不苟言笑的表情上横着两道粗浓眉毛,钟馗般威严。别人怕他,我不怕,我们常喝酒,我敬他次数再多,他都杯杯见底,是个热心耿直,有酒量的好老头。

他们喝着说着玩笑着,我不好插嘴,甚至憋着笑斟酒陪酒。

酒桌上不谈工作,不喊职务,满桌弥散着酒菜香,更弥散着难以割舍的难兄难弟情,饭后骑着自行车慢悠悠地一路晃去,车铃铛拨得当啷响。陈发祥从公安局调到县检察院任检察长,工作更忙。检察院在东门食品公司楼上,跟食品公司经理刘延胜同楼办公。检察院组建时间不长,好多人以为“检察院”也杀猪卖肉。我给他写了“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的讲话稿,在电台播放,宣传了法律,也宣传了检察机关职能。老检察长一身藏青色华达呢中山装,神情严肃,跟同楼的刘经理乐呵呵的笑脸形成反差,小聚时却没有反差。他们都是同代人,不讲究职务高低,只在意感情和共同语言,还有一起走过的难忘经历。八十年代地方任用干部很随意,有实权的县领导对下属不满,嘴一歪就把人歪到哭笑不得位置,检察长陈发祥歪到外贸局。他一生厚道,话语不多,无论到哪都兢兢业业,尽心尽责。我跟他说:你了大半辈子盒子枪,现在做买卖,培养你还是糟践你?他一脸憨笑,缄口不语,眼睛落在“外贸文件”上,他要从头学起。那年,这位老政法高票当选县人大副主任,是众望所归。原在县棉麻公司任职的郑德超老先生也去了县协作办。

一个时代造就一拨人,培养一拨精神。这些老干部职务再高、权力再大,都不摆架子——骨子里就没“架子”。他们待人温和,办事认真,清廉如水,口碑光鲜。一次,县长程文长下乡检查工作,老伴看他衣服脏了,从箱子拿条裤子让他换。程文长看到裤腿上有两条笔直褶子,就使劲搓揉,直到裤褶消失。程县长对老伴说,乡下百姓几个裤子有褶!裤褶是箱子衣服压出来的。那次他从界首回县城,竟搭乘顺路的手扶拖拉机,路旁人看一县之长站在小手扶上一颠一抛,县长形象一下降到跟百姓平起平坐无差别地位。程县长也写得一手漂亮字和好文章,我又多了一位良师益友。

干部俭朴、温和,就有穷人心,更易让人接近。曾任法院副院长(主持工作),后调任县检察长的马恩伯、政法委老书记程仁祥,当年都住在破破烂烂的瓦房里,法院老院长周存良也在拥挤不堪的老楼里;跟他们相处那些年,我甚至没看过他们穿过像样衣服,也没见过他们换辆新自行车。前辈韦升和原任十字大乡(公社)书记,在县家具厂任职,住的竟是危房,每年雨季都担心墙倒屋塌。他们手中有权,不说盖新房,起码能调整较宽敞房子,或给自己老房子抹抹灰、刷刷。他们能给别人办这些,就是不给自己办,他们不搞特殊那辈人有自己的道德标准——心系公务,良心为人为事,不计得失,鞠躬尽瘁。

和老干部相处,能培养一种精神,养成一种品格经常接触,我也融入到“老干部”圈子,虽然达不上那个档次,但我们早成了朋友。

我曾接触过的老干部都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好印象:原卫生局局长李赞斌、副局长雍凤生、汪业林、宣传部副部长张志明、原县人大法工委主任谢炳南、原县百货公司经理周勇,还有1956年去舟山服役的老兵陈序友(转业后任县盐业公司经理)等老一辈,身正影直,礼贤下士,认真又温和,都是我敬重的老干部。他们如果还在位,官场或将更清亮,社会风气更清纯。

写这篇文章时,我跟“老二哥”李宗烈老先生通了话,说我还记得这些,又给我补充几点,代表那些老干部谢谢我。八十高龄的他嗓音清亮,底气很足,就知道他晚年幸福又安康。

全椒五六十年代成长起来的老干部很多,他们才是我心中真正的“老干部”,永远值得我尊敬!

有德自有望。那代人的“望”由“德”支起,有德望自生。

                      2019年6月8日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全椒人论坛官方微信ID:quanjiaodiannet,或直接搜索“全椒人论坛”添加关注!

20

主题

32

帖子

2645

积分

三阳开泰

Rank: 3Rank: 3

积分
2645
发表于 2019-6-9 08: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都是平房,主要是看住的面积,一家三代同住的2间房多的很,关键是看他们住多大面积,有院子已经很奢侈了。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89

主题

7498

帖子

8万

积分

八面威风

匆匆过客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85887
那时也有不好的,干部子女安排在好单位,不像现在公务员考试,相对公平公正。当年拎两包红糖看人都算好的了,如今两条中华都未必顶事。经济落后的年代里,人相对纯朴些。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申明』本站所有言论及图片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与本网无关!
网站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所有:全椒点耐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皖ICP备12005735号 Copyright 2003-2016 www.quanjiao.net All Right Reserved

皖公网安备 3411240200024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