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椒人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6|回复: 0

[散文] 春来的时候

[复制链接]

29

主题

48

帖子

1万

积分

五谷丰登

Rank: 6Rank: 6

积分
11978
发表于 2019-7-10 19: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全椒人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宇哥 于 2019-7-10 21:45 编辑


                                     春来的时候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每当春来,隔壁二叔一冬咳声到此打住,我也如缕春风,心中更似梨花开。

一到冬天二叔就犯病,春来就康复。一冬的“月子”把二叔养得红光满面。刚吐出嫩芽的老柳下,他昂头挺胸,伸胳膊蹬腿。元气恢复,神清气爽。

二叔有哮喘病,咳起来像机关枪连发,“突突”不停,恨不得把五脏六腑咳出来,咳声像破损瓦罐子声响,我怀疑他身上有了裂缝。咳嗽时,青筋暴跳,满脸通红,泪水口水连成串;一阵猛咳后直起腰,张大嘴巴喘粗气,吸入冷气又一阵“连发”。二妈命他躺床养息,蒙头盖脸在被窝,就不会吸入冷气。像服侍月子里的女人,二妈端茶送饭,无微不至。二叔的待遇不是一般男人能享受到:脚下有铜炉,胸口焐着热水袋,床那头有尿壶,枕边还开了一爿“食品店”。冬天,二叔躺床做“月子”了。

二妈对二叔的爱刻入骨髓,持之以恒,邻居们交口称赞。

夫妻能一生恩爱,或天性吻合,张弛匹配;或妻子对丈夫敬佩得五体投地,一心顾家,会漠视丈夫以外所有男人的温柔“体贴”。二叔憨墩内向,身体又不能负重,我没发现他有啥长处;但二妈对二叔却一往情深,忠贞不渝。家里家外全是二妈操心,犁田耙地、修墙补漏等重体力活,二妈一人干不了就请人帮忙。她那副精瘦的身子如同一台永不停息的“永动机”,从早到晚一刻不停地运转,二叔闲得像个多余人。二妈果敢泼辣,二叔则相反,一柔一刚倒也匹配。这不是老两口恩爱缘由,二妈敬重二叔人品。

二妈是孤儿,放牛出身,性情粗野,更不在乎“千年媳妇熬成婆”那旧俗。一家容不得两个女强人,主持家道的二祖母带着二爷爷去外地随我堂姑一起生活。

二叔被粮站开除后,在街头皮糠行称秤,一笔交易完成,买卖双方给几个小钱作“行佣”;集市散去或背集,就背着粪筐街前转到街后,粪拾多拾少都不影响他的男人地位和优厚待遇。二叔躺床两月余,皮糠行由二妈照应,散了集市就将收来的行佣塞进二叔床头,顺手摸摸枕头里侧还剩多少——那里全是“冬补品”:桂圆、蜜枣、生仁,外加各类副食。堂妹放学进门就喊饿,二妈说,饭马上就好。二叔拿出一包零食,她摇摇头,从土炕下掏出山芋一溜烟跳出门。二妈手脚冻裂脸皴破,从没用过护肤霜,给丈夫进补她舍得。二叔羞愧难当,说:“你不该嫁给我。”“不嫁你嫁谁?”二妈急了,亮开喉咙道:“你是真正的男人!”路过门前的街坊听到二妈这么高抬她男人都咧嘴摇头,有人以为她说反话,伸头探脑朝里瞟,想从她丈夫身上发掘他们没发现的亮点,看到的却是卧床病汉。

我家父辈中二叔读书最少,读几年私塾就去了几十里外的一家粮站工作。“自然灾害”那年,他丢了粮仓钥匙被开除。当年底二妈就找来,要跟二叔成亲,把二祖父二祖母吓一跳,以为二叔在粮站期间占了人家便宜;二妈不说缘由,非他不嫁。街坊们更是摸不着辫稍,引来一通猜疑。二妈老是重复那话:他是好人。被开除的人是好人?街坊们将信将疑,二叔身上罩着一层神秘。

别看二妈整天忙里忙外,像主持家道的一把手,大事小事全是二叔当家:家里有进账全给二叔;孩子添什么衣服、自留地里种什么都是二叔拍板。

二妈性格跅弛却不失传统操守,做事果断利索,风风火火,又有善良细腻的女人天性;快人快语,豪爽直率里更蕴藉着女人少有的委婉与仗义。

冬天,二叔昼夜咳嗽,怕影响她和堂妹睡眠,就在堂屋砌个土炕让二叔单独睡。家里长期养个病汉无疑是累赘,邻居姐妹们私下劝二妈找个相好,过女人正常生活;更有好事者讥讽嘲笑她。二妈睁大眼睛反驳道:“药罐子”咋啦?谁不生病?男人冬眠养精蓄锐,来年“耕田”更带劲。二妈嫁来后生下堂妹,好些年都不见动静。

冬天过后,堂妹就睡到土炕上,二叔又回到房里。

人都有七情六欲。整天在地里累死累活,还被繁重家务和困苦日子折腾得心力交瘁,容颜散尽的农村女人也难湮灭情和欲。那些工作人见着稍有姿色的女人就动心,街上风花雪月事时有耳闻。

家里不和或丈夫漠视感情才导致妻子离心离德。女人需要男人关爱,家里男人靠不住,总有“好心”男人主动接近她们,给予施舍。升级的情感里掺入了金钱和物质就成了“买卖”,这种“感情””靠不住,甚至会出纰漏。二妈总拿这些话劝导街坊姐妹们,提醒她们持盈保泰,珍惜家庭。二妈有自己活法,她有男人而且敬重她的男人。

二妈看中的是二叔的“粗心”才执意嫁过来。二叔丢了粮仓钥匙后,她娘家再没饿死人。她娘家人说二叔是“活菩萨”。有人问二叔缘由,二叔一脸呆相,只字不提。二妈也不问他有意无意,反正救活了好多人,要不,二妈命也难保“好人该有好报,公家不要你,我要!”二妈说,“嫁给这样的男人牢靠。”那年二妈十八,比二叔小七八岁。

堂妹八岁那年,二妈生下一个堂弟,不几年又相继添了一男一女。夫妻俩带四个孩子,日子更苦,但笑声朗朗,满屋欢欣。二妈逢人便说:我家“老元子”(二叔外号)是男人,靠得住的好男人!一家不知一家事,二妈如此褒奖“药罐子”自有道理。

八十年代初,二叔去县里要求“平反昭雪”,县里说他自动离职,不在平反之列。当年粮站站长口头开除他,无文字可考,算自动离职。二妈找到县里,扯着丈夫就走:“你不‘离职’我会嫁你?”二妈说,“甭费心了,孩子养大就是我俩铁饭碗。”

二叔平反不成,又引起街坊们议论,说那一大串铜钥匙足有半斤重,整天别在裤腰上想丢都难,咋会如此麻木?二叔呵呵笑道:人总有大意时候。说过,阴沉着脸,自言自语道,人活活饿死很残忍。直到二叔去世,那串钥匙仍是个迷。

二叔和二妈恩恩爱爱,几十年如一日,街坊们很好奇,都想知道其中奥秘。二妈直言不讳道:关爱和信任是夫妻感情枝叶;真诚善良,心无旁骛,是家庭和谐根基。

任何家庭都一样,夫妻双方心地善良,互敬互爱,感情专注,才能一心一意建好家庭,过好日子。

每当春暖花开,二叔就背着粪筐满街转悠,开饭时,总听到二妈那声清脆的吆喝——“老元子回家吃饭喽。”她一手罩在眉间,满眼深情地朝街后张望。

两位老人不离不弃,举案齐眉,相依相守了一辈子。深情厚爱无需言语表白,它默默流淌在平淡的日子里,融合在夫妻血液中。也许,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妻情缘。

                        2016年4月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申明』本站所有言论及图片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与本网无关!
网站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所有:全椒点耐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皖ICP备12005735号 Copyright 2003-2016 www.quanjiao.net All Right Reserved

皖公网安备 3411240200024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