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椒人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查看: 865|回复: 11

[散文] 那个岁月的一段往事

  [复制链接]

49

主题

61

帖子

1万

积分

五谷丰登

Rank: 6Rank: 6

积分
12416
发表于 2019-7-14 10: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全椒人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宇哥 于 2019-7-21 09:03 编辑


                                     那个岁月的一段往事


那个年代发生的那些事像一场噩梦,可又不是梦,每想起那段亲历仍不可思议,百思不得其解。

一天深夜,惊天动地的锣鼓口号将我惊醒,我知道不是耍猴。从锣鼓间隙的口号中得知,又一场运动来了。那年月深夜常闹腾,后来,每到“红五月”,“纪念日”频频不断,高潮迭起,惊醒后再难入睡,我却有种无名激情和冲动;因为人有精气神才能昼夜闹腾,无论吃孬吃好,起码能填饱肚子;比大炼钢铁那会一日三餐喝稀粥的大食堂日子好多了不时撩起的火热形势,总让人振奋、亡命地紧跟。第二天一早,小街两边装裱一新,满眼火爆:花红柳绿的大字报糊满墙,给死人“扎灵”(灵房)用的绿色和深蓝色纸也用上,像死了好多人。一拨人提桶挥把刷浆糊、一拨人贴大字报,有的墨迹未干;写大字报的一宿没睡。一人多高的墙面贴满了,就登梯子往高处贴;屋檐下拉起横幅,横幅上一片喊杀声。大字报内容五花八门:多是吠影吠声,揭批看不见摸不着的元勋和蜚声中外的大知识分子,有的骂本单位头头,也有干部骂群众、干部骂干部,更多是革命群众互揭老底、互戳隐私,语言恶毒,胜过刨祖坟。大字报结尾都署“作者”姓名,故意让对方知道谁在刨他们“祖坟”。被揭批、辱骂的人名都倒过来,打了红叉叉,艳红墨水泼泼洒洒,似一群喉管没割断的鸡扇着翅膀一路滴血,亡命逃窜情景。街上贴满了就贴到屋里,饭店、商店、粮站房梁上糊满了大字报,五颜六色,像布置一新的灵房。

俄顷,学校也掀起高潮,高年级同学泼墨挥毫炮轰老师;我们中低年级也一片火药味:早读时,个个挣红脸,翻开“红宝书”厉声朗读挑衅性极强的“语录”或刚下达的“最新指示”,另一拨同学以牙还牙;穿新衣、戴蝴蝶结的女同学成了“资产阶级”,遭批判——“无产阶级”无需穿新衣,更不需打扮。学校形势正火旺,突然“停课闹革命”,小学生串不了联,哪儿热闹我就往哪串。干部工人农民学生都发动起来,农民在地里不干活,开展“革命大辩论”,有的在家写大字报也要记公分。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上级赶快下令:农村不再搞文革。但农村革命形势依然火爆:遵照指示,一会毁林种粮,一会毁田造林;“深挖洞”指示下达,后街一夜间冒出几个丈深土井。挖洞的说,不能“广积粮”,但能“深挖洞”。夜行人若落进洞中,倒也省了寿衣棺木。

农民以外群体搞运动危害也不小,点灯的煤油以及火柴、肥皂、白糖等日用品长期脱销,人们生活仿佛回到远古时期,革命劲头却有增无减。不久,革命行动不光局限在嘴上,手持“红白棍”搞“文攻武卫”了。镇上多是同宗一族,或世代亲连亲,转眼水火不容,剑拔弩张;以前即使有人在亲情间挑拨是非都难得逞。那天一群人拥在一面墙前看热闹,我挤进人窝:一个六年级女生揭发其父撕大字报擦屁股,破坏了革命运动,扬言断绝父女关系。我担心起来:断绝父子关系吃什么?“吃屎——”乡下赶集人骂过,泛着白眼转身离开,又扭头一声:“吃屎还得起早!”

不几天有人贴我叔叔大字报,说他是国民党反动派,叔叔一直说他是革命军人。渡江战役前,南京宪兵学校集体投诚,叔叔分到福州军区政治部歌舞团工作多年,转业证上盖着朱总司令和政治委员毛泽东印章。叔叔转业后当了教师,后来成了“坏分子”,回乡务农也不能让人安身。我买来纸笔准备反击,叔叔说是“土匪”恶习。我没见过“土匪”,但知道了土匪。那次,他跟地富反坏一起被五花大绑,跪在台上让剃头匠免费剃头——每人头上横竖两剪子,个个脑袋成了“十”字状,无论到哪一眼看出是“坏人”。在“革命无罪,造反有理”鼓舞下,红卫兵满街扫“四旧”:抢走了银匠店首饰,没收了工具;撬开老中医、老学究家门,藏书古玩字画被付之一炬;大户人家珍藏的青铜器、青花瓷当场砸碎;一群“红袖章”拿剪刀跟着长发女人后面追。不几天,从小脚老太太到牙牙学语的小姑娘,全是“二道毛”发型。

那场运动全民被发动,老少皆参与。小学高年级孩子革命激情勃发:有的深夜在单身女老师窗前学鬼叫,里间一阵惊叫,窗外旋即唱响语录歌,得意而去;有的偷看地主老婆洗澡;有的将坏分子老婆晾晒的短裤前后剪两个洞,让其不再有隐私。乡下拾粪孩子革命得更充分,看公共厕所女厕有人影蹲下,悄悄下到粪池举起“革命”粪耙朝那处狠狠勾去,尖叫声中茅坑血染……只要不把“打倒”和“保卫”对象喊反了,这些行为都不为过,“过”也没人问。

街道各单位百十号人每晚集中开会,批判干部目的是防止他们颠覆了“红色江山”。有人私下议论道:一个小单位领导若有那能力,这“江山”岂不是纸糊的?铜墙铁壁的江山,让他们“颠覆”都办不到,再这么胡搞下去,就怕自己颠覆了自己。

三爷的名字常贴在墙上,都打了红叉叉,像马上被执行的死囚,可他毫发无损,依然当权。“三爷”是食品站站长,弟兄中排行老三。食品站在我家斜对门,他每天都是那身褪了色的中山装,衣领翻卷,头毛乱糟糟的。食品站主营禽畜收购,逢集杀猪卖肉,食堂每天都有荤腥;可他满脸蜡黄,像营养不良,主持会议时精神抖擞,眼睛亮得出神。所有单位头头跟三爷一样都被批斗过,没一个被革职。他们白天领导群众、指派任务,晚上组织开会。会议主题经常跑偏,斗争矛头就指向了主持会议的领导;台下常递纸条上去,不主持会议都可能站到台前,名曰:“让牛鬼蛇神示众”。晚上是群众天下——可以批判、辱骂领导,甚至拳脚相加。干群角色互换,黑白分明。

好多年后我才明白:上世纪五十年代搞“大鸣大放”,就鼓动人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许多涉世不深的老师和知识分子被激情起来,说实话提意见,事后都戴了“右派”帽子。更可笑的,上级给每个单位下达“右派”指标,限期完成。开会时大家面抵面,谁都不敢轻易发言而引火烧身。有人出去撒泡尿,再进会场就成了“右派”。文革比“反右”有过之而无不及。八十年代清查“三种人”,当初满怀豪情批判人家、殴打“牛鬼蛇神”,疯狂“打砸抢”的,成了真正的牛鬼蛇神。“三种人”就是“土匪”。

那场运动迫使不参与的也积极参与了——被人在墙上辱骂,不得不操戈反击,革命火头更大。许多墨迹未干的大字报刚贴上就被小孩和老头老太太撕下擦屁股,穿开裆裤的孩子屁股一撅就像古装戏里大花脸。

铺天盖地的大字报,给我们刚学写作的孩子带来启发,无师自通就学会了“四段式”写作格式:开头引用一段有针对性的“语录”,接着赞扬一番大好形势,“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洪流滚滚”、“天翻地覆”全用上,中心主题是狠批怒骂,砸烂谁的狗头后再踏上一只脚……最后两句表忠心。“复课闹革命”后,学校新来几个刚走出师范校门的老师,替补师资力量不足;民国时期毕业的大学士都改作教工。教语文的新老师进课堂,自我介绍姓张、某某学校毕业,然后布置一篇作文:《我和我的老师》。要我们写一篇跟以前授课老师相处的感受。作文交去后,张老师再没踏进教室,跟他一道来的几个老师也走了,说被我们作文吓跑的。同学们便交流起作文,有的开头是: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到底谁怕谁……;有的写: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有的是: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字里行间,似一群野兽扑过来,龇牙咧嘴跟老师决斗。张老师本想透过作文看学生对曾经的老师有什么看法,摸摸“风水”,便于交流,搞好关系。这几个老师在师范闹了几年革命,可能没学到多少知识,本就心存“纸老虎”之忧,想不到被这帮在大风大浪里锻炼出来的小学生一眼看穿,再呆下去必死无疑!这种“格式”不光表现在文章、大字报里,更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深入人心,刻入骨髓。新婚夫妻晚上脱衣上床,强按着干柴遇烈火的本能,各自先背诵一段“语录”,才在被窝里忙“正事”;否则,都视为不忠,甚至会遭到同床共枕的另一方举报。那个时期出生的孩子,大名小名多带有“红色时代”烙印。

白天好打发,晚上最难熬:父母每晚开会半夜才回来,困了扒桌上眯一会,不敢深眠,怕房上“大仙”一时犯浑祸害我;也不敢去会场,那里杀气很重。那晚好久没散会,就去会场看看,老远听到三爷在呼口号。我不敢进入会场,因为走进会场,必然引来一串眼珠子,即使不让我上台示众,也会让人想到台下的父母。我悄悄地靠在门边,里面弥漫着呛人烟味,更有股浓烈的火药味:一双双白眼射向台前;三爷低头站在大桌边,汽油灯光将他没血色的脸映得更惨白。台下问一句,他就振臂高呼一声“毛主席万岁!”今晚他成了跑偏的主题。台下群情激昂,七嘴八舌,问他跟谁“腐化”过(男女关系)。有女人低下头,一会又抬起头,表情沉静,眼神却不沉静。三爷老呼那口号,是回避问题,谁都不敢指责,更不敢扇他嘴巴让其闭嘴。台下人无可奈何,就高呼“打倒座山雕”,把“三爷”跟“土匪”头子联系起来,他也举臂跟着喊,打倒的人好像不是他。“啊呸——”三爷突然大吼一声,他终于开口了。可能觉得老喊那口号无聊且败味。我一怔:好戏开始了!“五秃子是特务……”三爷两眼放光,咧嘴吼道。下面人一愣,我也吓傻了:咋又跑偏主题了?喊声刚落,就有人高呼“打倒五秃子!”五爷爷坐在旮旯,脸红一阵白一阵,活像个潜藏“特务”。人咋这样狗脸无毛?三爷昨天还在我五爷爷家喝酒呢。不顾脸面,不讲交情,还是人么!我不敢看下去拔腿跑回家。几只“大仙”在梁上跳来跳去,温蔼又理性;玩闹一会就伏在檩条上撅着嘴唇,抖着胡须,跟我抵一阵“眼棍”才钻进墙洞。大仙跟黄鼠狼相似,区别在嘴上——大仙乌嘴唇。古庙烧了,田野上到处都是煽人发狂的标语和歇斯底里的大喇叭嘶鸣“大仙”无处藏身。我家没有猫狗,在此避难安全。老人说,你不惹它,神灵不会伤害你。“大仙”的传说很多——它们会变,若变成白胡子老头就扶危济困……我相信五爷爷是大仙变的:银色胡须,脑袋光亮,慈眉善目,乐善好施

五爷爷是我爷爷的五弟弟,住在我家后院。文革开始后,他家神龛改成“主席台”,领袖石膏像两侧贴着“跟共产党走,听毛主席话”。每天早晨洗漱前,就在石膏像前唱“东方红”作“早请示”;晚饭前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作“晚汇报”——没有任何“请示”、“汇报”内容,唱歌走个形式。我们在校也如此,上课前,对着领袖像“早请示”后,就手捧红宝书跳一会“忠字舞”。每天搞这些觉得很丑陋,五爷爷更丑陋,唱到“嗬尔嗨哟”,喉咙不会拐弯,脸涨得通红,拉不出屎那般用劲,却比以前拜菩萨更虔诚激情。五奶奶说:别撑断肠子挣出屎来。

五爷爷热情好客,宽厚待人,对人不设防,甚至将早年埋在地底下那只瓦罐子私密告诉人,等于向人家公开了他家哪个箱子放了钱。家里有了好菜就差我跑腿喊人来喝酒,说好酒好菜与朋友一起分享才有意思。三爷常来,不请也来,推杯把盏,“五哥”声声。看着一桌好酒好菜,我想,若发动群众一心忙生产,家家日子跟眼前一样喷香又滋润。五爷爷跟三爷真的喝出了“意思”。大概看五爷爷老少不得罪,一天两遍小酒,日子过得太安逸,革他一次命就不安逸了。

说五爷爷是“敌特”,起因是那个有天线的耳机。他家山墙上竖一根竹竿,竹竿顶端有个铁丝网。三爷说是天线,有天线就有电台,有电台必是“敌特”。人们革命警惕性很高,夜间常爆出一阵喊叫,匆急的脚步声穿街而过,风风火火,动静能吓死人,第二天才知道是抓“特务”。说来也怪,那时夜间常看到天边闪着几颗明亮的光束,有人说是“扫帚星”,更多人说是“信号弹”。于是,都吼叫着朝“信号弹”飞落的地方奔去,两个夜晚回归的货郎终于成了“特务”。他们常年在乡间游走,吆喝就是接头,拨浪鼓是暗号;“信号弹”无疑是他们所为。

五爷爷的耳机和一个小匣子被拿去后,再摆弄也无法跟“敌台”接上头。搜“电台”的同时,一拨人在院里挖出一只罐子,里面还有几块“袁大头”和“蒋小头”(银元)。明明一坛子洋钱却剩下这点,说五爷爷不老实,五爷爷说,自然灾害时换了粮食。以前家底殷实人家将银元放在瓦罐埋入地下,防土匪盗抢。保留银元又构成了“怀念万恶旧社会”罪状。那时“罪名”在嘴上,随时就能定罪。一位“老三届”学生不出工在家写大字报,被定为“破坏‘八二八’命令犯”,挨村游斗后被投进监狱。人家明明尊崇“要文斗,不要武斗”才写大字报。那年头难以掌握风向,一不留神就把自己“命”革了。五爷爷因此大病一场,三爷鼓动五爷爷揭发他人,戴罪立功。“我死都不咬人……”五爷爷说。三爷笑嘻嘻地说:“会上我俩是敌我矛盾,会后还是弟兄。”“呸!”五奶奶开口就骂:“谁跟疯狗是弟兄!”

也不能怪三爷,人都斗红了眼,生怕咬不到人、咬不死人。革命队伍不能一团和气,翻脸不认人是革命需要。

人毕竟不是大仙,你不惹人,人家也会惹你。那晚我没看清叫五爷爷“活菩萨”的,在不在呼“打倒五秃子”行列,在列又如何?亲情成仇,父子反目不足为奇。

在十年“人祸”“茁壮”起来的我不得不谨慎,人生很短暂,谁都经不起那样折腾。转而一想,是不是谨慎过了头?世上还是好人多;又一想,若交友不慎,一个朋友就能招致追悔莫及的灾难,还是慎独慎思慎行为好。

黄昏之年,想起那段往事,回味无穷,却也不得其解——缺吃少穿的年代,人们视生产生活于不顾,忘我地疯搞,只能理解为:愚昧无知便能让人无畏,人性自然被扭曲……

                                      2014年12月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全椒人论坛官方微信ID:quanjiaodiannet,或直接搜索“全椒人论坛”添加关注!

8

主题

1071

帖子

6530

积分

四海升平

Rank: 4

积分
6530
发表于 2019-7-14 23:11:05 来自:手机版全椒人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蒋小头”,只有“孙小头”

点评

谁说没有蒋小头洋钱?  发表于 2019-7-15 20:46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61

帖子

1万

积分

五谷丰登

Rank: 6Rank: 6

积分
12416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06: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宇哥 于 2019-7-15 07:32 编辑
冷眼观螃蟹 发表于 2019-7-14 23:11
没有“蒋小头”,只有“孙小头”

看来,老家几代人都叫错了(也许是习惯叫法)?记得,62、63年家乡人推牌九,桌上都是银元;同是银元,但币值不同:英洋币值略高(相当于2元人民币)、袁大头稍低(1·5元),蒋小头币值1元人民币。80年代,家乡一个本家在巢湖花六千元买了100块银元(假的),去年我遇见他,他还说是“蒋小头”。当年老家也没有“孙小头”说法。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61

帖子

1万

积分

五谷丰登

Rank: 6Rank: 6

积分
12416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06: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宇哥 于 2019-7-15 07:24 编辑

有蒋介石头像银元!老家人没说错。 9246433324_1378975318.400x400.jpg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1071

帖子

6530

积分

四海升平

Rank: 4

积分
6530
发表于 2019-7-15 18:23:35 来自:手机版全椒人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国父“孙中山”头像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全椒人论坛官方微信ID:quanjiaodiannet,或直接搜索“全椒人论坛”添加关注!

49

主题

61

帖子

1万

积分

五谷丰登

Rank: 6Rank: 6

积分
12416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18: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宇哥 于 2019-7-15 19:19 编辑
20110405211718-853849813.jpg 110048883.jpg 冷眼观螃蟹 发表于 2019-7-15 18:23这个是国父“孙中山”头像

9246433324_1378975318.400x400.jpg Gucn_20110909223717201051Pic1.jpg
9246433324_1378975318.220x220.jpg
zc128611.jpg

点评

上了年纪的都知道有“蒋小头”洋钱,怎么说没有?简单的事。  发表于 2019-7-15 20:44
上了年纪的都知道有“蒋小头”洋钱,怎么说没有?简单的事。  发表于 2019-7-15 20:44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4

积分

二分明月

Rank: 2

积分
14
发表于 2019-7-15 20: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冷眼观螃蟹 发表于 2019-7-14 23:11
没有“蒋小头”,只有“孙小头”

谁说没有蒋小头洋钱?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5

主题

1282

帖子

1万

积分

五谷丰登

Rank: 6Rank: 6

积分
16826
发表于 2019-7-18 09: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有登录,密码都忘了,试了还几次。现在都是歌舞升平,这样的文字很少见了,看看挺不错的!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49

帖子

1673

积分

二分明月

Rank: 2

积分
1673
发表于 2019-10-10 12: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义和团一直阴魂不散,要警惕啊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所有:全椒点耐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皖ICP备12005735号 Copyright 2003-2016 www.quanjiao.net All Right Reserved

皖公网安备 3411240200024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