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椒人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72|回复: 51

[小说] 离娘记(连载中)

[复制链接]

122

主题

959

帖子

1万

积分

贵宾

Rank: 6Rank: 6

积分
15833

形象哥哥勋章贴图小组勋章全椒人论坛贵宾勋章

发表于 2017-3-13 13: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全椒人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佛掌孤灯 于 2017-4-12 14:24 编辑

  有文题云:
  初见她残步,麻线乱皱纹。不识个好凄凉。
  再见她离去,愁云溅泪痕。方罢了断魂殇。
  
  
  

好少年落下潸然泪,困囹圄曾往多少事


  
  曾家泉,年方十六,眉目清秀,身高丈余,不比潘安貌美,却也玉树临风。正是手捧圣贤朗朗于塾堂之岁,然而先时景却手镣脚镣并加,困顿于劳教之处。这样一个神不凶煞不恶的花季少年,却身背人命,手染鲜血,似是杀红了眼,一去就是三条人命。
  翌日宣判,法官考虑其尚未成年,不宜死刑,所犯罪责却也恶劣,斟酌一二,遂定了个死缓的判决。就这样,曾家泉此生似定矣!
  周曦是驻地于金全县监狱的一名心理辅导师,主要参与未成年犯罪的心理疏导工作。这天,周喜正在和曾家泉聊着天,希望可以了解一些案情背后的故事,以便给予相关心理治疗。
  “家泉,我想你定是出于无奈,惹下这通天大祸。你可以跟我聊聊吗?”周曦转着圆珠笔,边翻着笔记本间或瞥视着曾家泉,安然定坐。
  “我。。。没什么好讲的,法官也判了,我也交了底!”曾家泉目露抵触。
  “呵呵,我也去了庭审现场,你表现的挺好。我想法官的判决是公正的,你也不要丧气,你还年轻,还有希望,何必执拗呢?给你倒杯水,缓一缓。”说着周曦站起,给曾家泉递水。
  曾家泉盯着周曦端杯子的手,愣神,没有言语。忽间的,捧起就饮,似渴极。
  “慢点,慢点,烫着呢,急啥?”周曦惊讶的关切道,拿过吸咪焦干的杯子,欲转身再倒一杯。
  “你知道吗,叔叔。。。”曾家泉突然发话。
  “他们都该死!一个都少不了,我只恨没来得及把他们都给杀光了!”说着,曾家泉激动的站起来,目露凶光的瞪着周曦。奈何刑具所困,只听哐当咔擦的铁链声,没起的了身。
  “孩子,别激动,你先坐下来,慢慢说”轻轻的按下曾家泉,示意其坐下后。周曦赶忙回到案桌前坐下,拿起笔,继续转着。
  曾家泉并未配合,忽然大哭起来。那场景着实可怜,哭的个天昏了瀑雨,地暗了云藏。惨兮兮好似乌鸦惊声幽冥涧,苦歪歪道个孟姜哀恸大周天。有诗为云:
  男儿有泪不轻弹,平波无云起波澜。
  六月风雪止不住,且看凡尘多雨烟。
  
  屠刀一挥生人死别,怎道是个尘世仇怨
  
  说道曾家泉突然的哀嚎,惊的是周曦不知所措,推罢了眼镜复推罢。这样的场景见的多,却也未曾有过如此触动。周曦的感觉告诉他个中必有蹊跷!
  “孩子,哭吧,好受点就大声哭。”周曦无奈的体恤道。
  “叔,你觉得亲戚是个什么玩意?”止住了哭泣的曾家泉意犹未尽的问道。
  “啊?亲戚?这说说的,亲戚不就是。。。不就是你的亲戚吗?有血缘关系的,可以常来常往的。”周曦一时间被噎住了。
  “哼哼,你狗屁不通!”曾家泉不满的回敬。
  “亲戚?常来常往?你知道个什么?我杀了他们!”
  “孩子。。。”周曦愣生生的看着曾家泉,也不知道怎么回了。
  “很小的时候。。。”看着周曦,曾家泉也懒得管他了,自顾自的开始说道。
  
  1989年,曾家泉顺利的诞生到这个星球,对他来说,接下来的岁月就像一场梦般,非是春梦,非是好梦,噩梦萦绕十六年。
  曾家泉没有快乐的童年,不知道什么叫家庭的爱,甚至不知道怎么活过来的。每日间他在父母的争吵中懵懂,在姑妈姑爷的吵斗中长大。他不知道明天会安生何处,亦不知明天家里要砸啥。
  五岁那年,父亲曾仕强硬生的将曾家泉接走了。曾家泉说自己像个货物的一样的被拖上了车,他没哭,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就依稀记得妈妈跪在村口,撕心裂肺的嚎啕着,还一路追赶着,渐渐地,他看不见了妈妈。
  接下来的日子里,曾家泉记得异常清楚。他说,父亲每天教导自己不许回去,不许找他妈妈。还每天像念着经文一样,对他说妈妈是个贱人。每天不厌其烦的跟他说着妈妈的丑事以及不孝顺的事迹。总之一条,他妈的千般赖,离开的万般好。
  有一次,估摸着曾家泉的妈妈李秀英思儿甚切,偷偷跑去看儿子。哪曾想,曾家泉非但不亲自己,居然拿着笤帚打自己,赶自己。李秀英心痛如割,不知如何是好。
  好话哄着,糖果诱着。曾家泉像驱赶着人贩子一般对着李秀英,漠然的且狠狠的。
  无奈之下,李秀英痛哭着离开了。临走前,不舍的说道,儿子,我是你妈妈。言毕,拖着灌铅的腿离开了。
  就这样,时光染白了李秀英的发,岁月压折了曾仕强的背。曾家泉却非这般,小伙子如笋冒,如松挺。一晃眼,曾家泉已然十岁,该是个过十岁的年晌了!
  本是个阖家欢乐,共庆欢愉之时。不速之客,却悄然登场。
  这二位便是那山中的恶狼,不来祝不来贺,来了个大闹筵席。且看那当场:
  龇牙咧嘴,好个恶娘子。睥睨凶煞,怎是莽家汉。
  一时间,锅碗砸了个碎。一时间,酒桌掀了个翻。
  众人拉将不住,愤然离场,不知所以。
  曾家泉的十周岁生日,就这样被搅了个噼里啪啦,草草了事。然而他尚幼,也不知个究竟。也就是在这一天,曾家泉被母亲李秀英毅然抢走。据描述,李秀英娘家人全族上场,来了几十口。打将个头破血流,鸡飞狗跳,方才如愿以偿。夹着曾家泉仓皇逃离,自那时起,曾家泉陡然长大,并酿下了滔天大祸,这是后话。
  且看当下如何。
  接到报案,民警迅速赶至现场。现场一片狼藉,血溅四方。还有被砍的不见人形的三具尸体,两男一女,好不血腥。角落里,还有个少年,手握菜刀,瑟瑟发抖。
  这发抖的便是,曾家泉。那刀下鬼便是,曾仕强,还有曾家泉的姑妈曾仕娥,姑父蔡德清。
  抓起来!带头的警官一声令下,几位民警风一般蹿进屋,摁住曾家泉,锁了去。
  有诗为证:
  看前面,血涌丈高,肃杀,肃杀,是刀口断了命。
  这次第,恍然如梦,惊吓,惊吓,是锒铛押了魂。
  肃杀个残风卷落叶,忽倏里似震天鼓,那间地手起了杀意,眉宇间横刀笑,猛地个毙命的魂怨,血气滚滔滔。
  锒铛个铜锤砸钢刀,刹那间是冤鬼哭,这半晌腿失了气力,脸颊处神缥缈,活生的人儿丧家鬼,秋叶落萧萧。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全椒人论坛官方微信ID:quanjiaodiannet,或直接搜索“全椒人论坛”添加关注!

122

主题

959

帖子

1万

积分

贵宾

Rank: 6Rank: 6

积分
15833

形象哥哥勋章贴图小组勋章全椒人论坛贵宾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13: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佛掌孤灯 于 2017-4-12 14:26 编辑

  无花开来无花谢,相识一场缘是孽
  
  李秀英本自金全县集镇人家,打小习个优良传统,不好胜来不好强。这方年已廿十,也未曾有个好去处。不赖眼高,亦不怪不贤。怎道个是放不下的爹娘,离不去的家乡。可李秀英爹妈急啊,嫁不去的女儿别人的戳脊梁啊!
  这不,张罗着呢!跑断了媒婆的腿,说破了爹妈的嘴。几番周折之下,依然罔顾。
  是日,李秀英一改如常。
  “就这地个吧!”李秀英瞥着媒婆手中的照片,掷地有声。
  爹妈半天的没反映过来,老半晌才回转,像是卡嗓眼的鱼刺倒了肚子。便舒展了愁眉,纷纷走到大桌跟前。喜盈盈的说,好好好。
  “那敢情好啊,咱之前就说了嘛,这小伙子好啊,怎不?你家秀英一眼就瞅中了,有福气了哈,有福气了哈,以后可别忘了婶哈。”媒婆满面春风,这可不,说下了那可是少不了多少的猪肉镖子嗦。
  爹妈对着笑,“有劳她婶了哈,成了少不了你的。。。”秀英妈赶忙道谢。
  “那这就定了哈,可别像前面那的,折腾的我给人家赔了多少不是,打脸呐这活计”媒婆有点疑虑的嗔怪道。
  “就他了,没卦了变”李秀英毅然说道。
  “好好好。。。那婶子先走了,过几天家来听信”媒婆起身要走。
  “家里吃吧,家里吃吧,饭点了快,还走个啥子的说。”秀英爹拉着媒婆的胳膊要留饭。
  “不了,不了,这不大事缠着身嘛,为了你们家秀英的事,我可不少忙的。你们吃,我得赶紧去一趟南京,那边还听着回呢!”媒婆执意要走。
  秀英妈从里屋缓缓而来,递过一沓毛票。
  “我说她婶,不搁这吃饭,我们也留不下,这点。。。你先收着,秀英。。。过门时再好生答谢。”
  “这哪说的好啊,见外了这不。。。那我就先收着,我跑腿的活计也是个苦呐,这不权是个路费了”媒婆倒是眼疾手快,一把捏着毛票。临行还捞了一把桌子上的花生,说是路上当个解饿的口粮。
  半个月后,李秀英就高高兴兴的嫁走了。望着远去的女儿,老两口满目伤情,秀英妈一个没忍住,竟瘫地而恸。
  “你个老壳子,秀英都走远了,还装个蛮锤?早咋不哭去?赶紧起了,别丢人现眼,你咋不顺地打滚呢?”秀英爹骂道,转身去了里屋,竟传来声声啜泣。
  有诗为证:
  十月里苦尽甘来,转瞬间瓜熟蒂落。
  悠悠蹭蹭离娘去,再无伏背娘婆娑。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959

帖子

1万

积分

贵宾

Rank: 6Rank: 6

积分
15833

形象哥哥勋章贴图小组勋章全椒人论坛贵宾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14: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佛掌孤灯 于 2017-4-12 14:27 编辑

  不识庐山真面目,好你个白眼狼
  
  
  说来这新姑爷,究竟是个啥活宝,竟破了秀英的桎梏。实在有必要写下两笔,一探究竟。
  这曾仕强本也是金全县人士,只因后来老父病重,十六岁便辍了学,跟随老娘舅去了南京营生。老娘舅倒也没亏待亲外甥,安排了一间招待所的活计。曾仕强做的轻松,工资也不错,几十块一个月,在那个年代可不得了。曾仕强按下性子,就这么定下来了。心想着以后要多赚钱贴补家里,说来也是个孝子,可是后来发现呐这个孝子孝的有点出乎意料,非常人所能及,这也是后话。
  时间飞快,一晃六年,匆匆不在话下。这年,曾仕强病重的老父终于去了,硬是死撑了六年,不肯撒手。却也撇下个破烂不堪的草屋,还有一家个破碗烂瓢,以及一个尚未出嫁的女儿。哦,还有个脑袋不咋灵光的婆姨!说起老曾这婆姨,其实没啥可说,整天院落里玩泥巴,骂骂咧咧,间或正常,时而犯疯。
  说来这女儿就是前景大闹筵席的曾仕娥,年轻时倒也生个出落,稍长曾仕强两岁,已然老了姑娘,黄了瓜。仿佛是老天爷也懒得收拾着烂摊子,楞是不给个安插。这不,二十四了,还待字闺中。人可不是不想嫁,没人敢接手不是。这一家子穷的!看那土墙开裂,裂的个不挡风不避雨。看那屋顶豁的,豁出个抬头见苍穹低头见月光。
  “仕强,舅随了你,你要是留下来呢,舅保你好过活,你那个家。。。”曾仕强娘舅叹气的劝解道。
  “不了,舅,我得回去,我妈没人照料,我姐也大了,总得有个婆家。我哪能贪这地忘了本!”曾仕强去意已决。
  “那好吧,我也管不了你了,说来你是个顶缸的男子汉了”娘舅背着手,哀怨的去了里屋。这娘舅没的说,对曾仕强堪比亲儿子,也难怪,他本身就孤独至今,没有子嗣。一成想把曾仕强当儿子待,好百年之后给自己送终。
  “嗯。。。”曾仕强应道。
  曾仕强就飘然的离去了,就像他当时发狠的对自己说,一定要把这个破家给捯饬起来。
  安顿好老父的葬礼后,曾仕强就一边照顾母亲,一边在村上的砖瓦厂上了工,还一边寻觅着给姐姐曾仕娥寻一门亲事。所有的一切都压在他的肩上,谁叫你是男儿身,妻儿老小大似天。
  这天,工友几个下了工,在工棚里喝了小酒,曾仕强也凑了个热闹。几圈之后,醉意上头,就有一句的没一句的调侃起了曾仕强。
  “我说阿强啊,南京多好啊,大城市,前途无量,你个楞小子咋跑回来了?”
  “就是啊,缺心眼。”
  “你们瞎说啥,人家是有苦衷的,爹死了,娘要养,还有个如花似玉的姐姐没嫁人呐!”
  “哈哈哈。。。”大伙边调侃边嗤笑。
  曾仕强也没吱声,跟着他们憨笑。
  “阿强,你那姐真俊啊,听说是捡来的,不是一个窝出来的?”
  “看着怪大了哈,怎不寻个去处?”
  “哥,你晓得我们那家吗?是个人,都嫌!”曾仕强没好气的解释道。
  “哎,苦啊,闹的个女不能嫁,儿不能娶。你小子也不小了哈!”
  气氛一下子尴尬了,没人继续讲话,只是吃着菜。
  “对了,阿强,我这有个人家,还不错,也穷,但是人肯干,就是腿有点跛。小儿麻痹症闹下的根。”不知是谁突然打破尴尬。
  “好啊,那就仰仗哥了。”曾仕强端起酒杯就敬。
  说来,自打曾仕强回来之后,老曾的家霉运似是到了头,约莫是老天也看不下去了。
  这不嘛,很快的,曾仕娥就对上了。对上谁了?不就那个跛子,蔡德清嘛!总算是对上了,总算是嫁出去了。老天呐老天啊,您这安插的!神来之笔吗?好笔力啊!这一对,对的个玩转曲折,好一个剧本老手。
  有诗为证:
  久旱逢甘霖,柳暗花明又一村。
  干涸不见池,池中忽间喷泉来。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全椒人论坛官方微信ID:quanjiaodiannet,或直接搜索“全椒人论坛”添加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959

帖子

1万

积分

贵宾

Rank: 6Rank: 6

积分
15833

形象哥哥勋章贴图小组勋章全椒人论坛贵宾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14: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959

帖子

1万

积分

贵宾

Rank: 6Rank: 6

积分
15833

形象哥哥勋章贴图小组勋章全椒人论坛贵宾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20: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佛掌孤灯 于 2017-4-12 14:28 编辑

  二
  
  曾仕娥的大事真就解决了,嫁去了老蔡家。老蔡家比起老曾家,大哥不讲二哥,但凭着蔡德清那股蛮劲,在那个年代,他们的日子过的尚可。起码的,不用再住那神看了叹气鬼见了鬼愁的破茅屋了!
  这天,曾仕强上工回家,看见老母亲正在院子里对着泥人讲话,煞有其事。心想,糟了,又犯了。赶忙走过去,悉心劝解,方才将母亲拉回屋里。自打姐姐出嫁之后,照顾母亲的重担彻底的压在了曾仕强身上。无奈之余,他也只好认命。谁叫她是老娘呢!
  看着糊的一脸泥巴的母亲,曾仕强用手巾潮了水,一个劲的给母亲擦着。
  “儿啊,你姐不是咱家的。”曾母突然望着曾仕强。
  “嗯,我姐她去了老蔡家。”曾仕强赶忙搭话,生怕冷落了母亲。
  “嗯个屁,我说你姐不是咱老曾家的,她是捡来的。你就瞎搭!”母亲一把夺过手巾,扔了。
  “你说什么啊,妈,什么捡来的。你又糊涂了!”曾仕强不满母亲的莽然。
  曾母似乎陡然间正常了,娓娓道来当年事。
  原来这曾仕娥,真非曾母之亲生。说是那年差点冻死,捡来的时候。曾母说她识的这个孩子,隔壁村老汉家的,说是个祸害,不能要了,就顶着寒风跑到曾家鄞给扔了。
  “我见这个娃儿那叫一个可怜呐,冻的全身发紫,我凑过去一看还有气,就抱回家了。那会跟你爸才结婚好几年了,还没怀上你,心想着要是真要不到娃子,就权当这个孩子将来防老了。当时也没有奶水啊,我们就去你陈叔家要了羊奶一天天的喂她。现如今,你姐也嫁人了。哎。。。儿啊,妈向着你俩啊”曾母说着说着潸然落泪。
  “妈,这是真的?你这么现在才说?现在跟我说这个干什么呢?甭管她怎么来,她就是亲姐。”曾仕强看母亲这般动容,不由的跟着抹泪。
  “咦?儿啊,你哭啥?该吃饭了?我得去拿碗”曾母说着便径直的跑向院子。
  曾仕强还没反映过来,哎,我滴娘啊,又犯疯了。。。
  
  曾仕强在家里呆了两年,起色不少,修葺了破屋,搭了院墙,也给母亲了买了几套衣物。顺便还给小外甥蔡满军买了些许小玩具,也给姐夫家帮衬不少。你瞧见那红砖白瓦,这里面曾仕强可是贴了不少。别人都说他傻,自己家还是破屋烂墙,倒给了外人捡了好。曾仕强也不解释,在他看来,这不都是家里人嘛!
  然而好景不长,村里的砖瓦厂由于经营不善,曾仕强回来的第三年轰然倒闭了。怎一个轰然,方圆几个村子的好几百壮力都遣了家去,分文未得。这光景,曾仕强也犯难了,老母亲好像越来越疯,姐姐家要养猪,找自己帮两个。当初他可是满口答应的,就等这批砖烧出来,厂长要给一把结清了欠的工钱。犯难之余,逼入绝境,曾仕强只好无奈的想到了娘舅,虽然当时辜负了娘舅,但再开口,也未必不帮,毕竟都是家里人嘛!于是,他再次来到南京,寻了娘舅去。把老母亲托给了姐姐曾仕娥!
  一别三年,再次来到大都市,曾仕强心动了,虽然变化太大,但是他很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这一次,他下决心不再离去,赚很多的钱给母亲看病,给姐姐家养猪。
  娘舅倒也没讲难过话,还是再次友好的接受了曾仕强,还是安排在那间招待所,不过这次工资涨了,一百块一个月,包两顿吃喝。曾仕强非常意外,非常满意。这更加坚定了自己扎根于此的决心。
  于是乎,曾仕强安稳的在这里又干了下去。一晃半年,曾仕强握着手里的几张毛爷爷,心情激动且愉悦。他准备请两天假,回老家看看母亲,并给姐姐送钱。
  第二天,递好了请假条,跟娘舅打好了招呼,曾仕强风尘仆仆的赶了家去。
  刚踏进姐姐家院子,曾仕强无比兴奋,心想马上就能看到老娘了。还没兴奋完,只见外甥蔡满军扑了上来,嚷道:“舅舅,你回来啦?给我带了什么没?”
  这,曾仕强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因走的急,空了两手而来。
  “满军乖哈,舅舅下次回来给你买大汽车。”曾仕强慌忙解释道。
  “哼,舅舅抠门,舅舅坏,我们家不欢迎你。”蔡满军立马变了脸的哭闹起来。
  “胡闹个什么?还没滚去写作业。。。”只见姐姐曾仕娥闻声从里屋拿了个扫把过来要打儿子,一边喜盈盈的冲着曾仕强关切的说道,“仕强回来啦,快到家里坐,今天中午跟你姐夫好好喝两杯,大小伙子了哈,走了半年,又俊了些”。
  “姐,你尽拿我说笑。”边说边跟着曾仕娥进了屋。
  “姐,咱妈呢,到现在没瞧见呢!”曾仕强突然问道。
  “哦,妈啊,在。。。河边。。。洗菜呢!”曾仕娥支支吾吾道。
  “洗菜?咱妈。。。能洗菜了?”曾仕强有点不敢相信姐姐的话,倒也露出了惊讶的浅笑。
  “啊。。。是啊。。洗。。。洗菜呢”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全椒人论坛官方微信ID:quanjiaodiannet,或直接搜索“全椒人论坛”添加关注!

122

主题

959

帖子

1万

积分

贵宾

Rank: 6Rank: 6

积分
15833

形象哥哥勋章贴图小组勋章全椒人论坛贵宾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21: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佛掌孤灯 于 2017-4-12 14:29 编辑

  “啊。。。是啊。。洗。。。洗菜呢!那个什么,快家去,快家去,看你这身灰,姐给你拍拍,等着哈,我去拿毛掸子啊。。。”曾仕娥边应付边进了里屋。
  坐定之后,曾仕强开始环视这个家,墙上贴着伟大的毛主席的画子,一个大钟在香案上吱呀吱呀的响着,还有姐姐姐夫的合影挂在墙上,刷的粉白的墙上,依稀可见透着水渍。看来是才刷的哦,看来他们过的越来越好。曾仕强边看边想,边也高兴。
  看姐姐老半天没出来,曾仕强边起身四处转了去。走到猪圈边上,看见一只肥壮壮的大黑猪,曾仕强愉快的对着它吹口哨。正欲别处找乐子去,忽的旁边看到一个快塌了小矮屋,用几根粗木棍杵着,上面随意的盖着些茅草和破毛竹,里面黑乎乎的见不着东西。
  曾仕强看四下没人,撩起衣服下摆,掏出那话儿,对准矮屋边上就开始刺尿。只一刺,刺出了个破骂声声。只见忽然矮屋里头爬出个人,甚是吓人。
  “哪个鳖孙对我家尿啊,眼瞎了啊,还是鸡巴烂了啊,看我儿子不锤死你个孬熊”那人边爬边骂,边骂边爬,直接爬到了曾仕强脚下。
  曾仕强,那叫一个吓的,赶忙把那话儿揣进了裤裆,来不及抖尿,滴的一裤子一手都是尿。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959

帖子

1万

积分

贵宾

Rank: 6Rank: 6

积分
15833

形象哥哥勋章贴图小组勋章全椒人论坛贵宾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11:5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顺便打个小广告:
我的公众号:sanrencn100
欢迎收藏关注,谢谢!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959

帖子

1万

积分

贵宾

Rank: 6Rank: 6

积分
15833

形象哥哥勋章贴图小组勋章全椒人论坛贵宾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16: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佛掌孤灯 于 2017-4-12 14:30 编辑

  “你谁啊,搁这吓人呢!老子要是弄出了尿尿问题,你就摊上了我告诉你。”曾仕强愤愤然的回骂道。
  “你个鳖孙,你个鳖孙,还敢骂老娘,老娘的儿子回来饶不活你”那人突然直起了身子,一把抱住曾仕强的腿咬了一口。
  “我操,你他妈怎么咬人啊,这他妈的是谁啊!”曾仕强被咬的生肉疼,一脚将那人掀翻在地。那人瞬时被踢翻了去,就像个乌龟晒了肚皮,翻了个龟盖。
  那人老半天没有吱声,仰着个身子,懵着了。曾仕强也没置理,转身要走,还骂骂咧咧的道,“真晦气,拉个野尿,还蹿出个母夜叉,还是个老不死的。”
  突然,那人嚎啕起来,“我的儿啊,仕强啊,你在哪啊。娘苦啊,被人欺负啊,朝我身上刺尿,还打我啊。那个白眼的女人也欺负啊。。。。我的儿啊,你在哪里啊?”
  曾仕强愣住了,这人怎么喊着自己的名字。不对,这声音!他赶忙蹲倒,扶起那人,撩开她杂乱的头发,那头发黑白相间,硬生生的粘夹在一起,捋了半天,才见个人形。定睛一看,直接吓瘫在地。这不是我妈嘛!
  曾仕强抱着老母亲回到屋中,让她坐在板凳上。气冲冲的奔向里屋,找姐姐曾仕娥理论。一进去,看曾仕娥居然半卧在床上睡着了。
  “他妈的,简直就是老母猪啊,说是取拿毛掸子,她倒能睡得着!”曾仕强心中暗骂道。
  “你给我起来,曾仕娥。你他妈给我起来。”曾仕强愤怒的拽着曾仕娥。
  “啊。。。我睡着了啊,这。。。这。。。仕强你别见怪啊,你姐现在不知咋地,就好个睡,站着都能睡着。我刚要干啥的?呃。。。拿鸡毛掸子哈,我找找。。我找找。。。嗨,找不着了,我给你手拍吧!看你这身上的灰,这么大了,也不知道讲究。”曾仕娥被惊醒,忙殷切道。
  “滚一边去,找个鸡巴的毛掸子”曾仕强一把搡倒姐姐曾仕娥。
  “你干什么啊,仕强?姐姐不就睡着了吗?你至于这么大火,家来时不还好好的?这会儿吃了枪子了啊?”曾仕娥一看弟弟这般无理,也非常气愤的大吼起来。
  “干什么?我问你,咱妈呢?”曾仕强质问道。
  “咱妈?咱妈不是在洗菜吗?跟你说过了撒”
  “洗菜?这个倒记着清楚啊,你们家的鸡毛掸子倒是记不住了哈。”
  “你。。。曾仕强,你闹什么啊,刚从南京回来,拽什么?在大城市待硬气了哈,来家里耍威风?”
  “曾仕娥,你是畜生,你个白眼狼,你来,来来来,跟我出去”曾仕强暴怒的死拉硬拽着曾仕娥。
  曾仕娥哪架得住这么大力气,像死狗一样,被曾仕强拖将出去。
  “这是谁,这是谁啊。。。!你告诉我这是谁?”曾仕强愤怒的对着姐姐曾仕娥哭喊道,指着坐在凳子上的曾母。
  曾仕娥飞快的转动着眼珠子,随即一下子瘫倒在地,还顺地打起了滚。陡然间蹿将起来,边哭边喊道。
  “弟弟啊,你要是误会了我,你可就是鳖孙玩意啊。。。不是你觉着那样呐”
  “你还骂我鳖孙?我日了个妈哟,我的姐,曾仕娥,你可真会掰扯啊”曾仕强看姐姐倒打一耙,气上加气。
  “曾仕强,你他妈给我听好了,但凡姐有半句假话,天劈了当柴烧!”曾仕娥赌咒道。
  “你根本就不是咱家。。。”曾仕强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但是又噎住了。
  “什么?什么咱家,仕强,你知道咱妈现在什么状况吗?”
  “什么状况?这是虐待,你这样对待咱妈,那是人住的地儿?你少跟我。。。”
  “是她自己非要待的,又不是我”曾仕娥急忙打断。
  “你走了之后,咱妈疯的更厉害了,还跑猪圈里喝猪槽水来着!我迫不得已啊,捆住拴住都不行。后来她自己跑到那个杂物间,再也不肯走了。不信你问咱妈!”曾仕娥绘声绘色的描述道。
  曾仕强将信将疑的转过头问曾母,“妈,她说的真?”
  曾母揪着手指头,憨憨的看看曾仕强,忽又怯怯的看看曾仕娥,好像是明白了个啥。
  “啊。。。你姐说啥?哦,仕强回来了啊。儿啊。。。”
  曾仕强一下子跑到跟前跪倒在地,搂着曾母嚎啕大哭起来。
  “别怪你姐,是咱不好啊”曾母边哭边抚着曾仕强的头。
  “听到了吗,仕强,咱妈不都说了,你还偏赖我。你拍拍屁股走人了,姐容易吗?我又没少她吃少她穿,是她自个赖搁那破屋子,死拉硬拽就是不走。外人咋说姐不得他们,你居然也这样包贬你姐。”说着说着,曾仕娥豆大的眼珠子,稀里哗啦的就跟着砸了下来,好不动情。
  有诗为证:
  金豆子,银豆子,不如小娘子的人豆子。
  大风吹,大雨怼,止不住的眼泪发了水。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959

帖子

1万

积分

贵宾

Rank: 6Rank: 6

积分
15833

形象哥哥勋章贴图小组勋章全椒人论坛贵宾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16: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探望完母亲,曾仕强打道回府,临行前把半年挣的工资全给了姐姐养猪。并交代一二,好生伺候母亲,啰啰嗦嗦,叽里咕噜,不在话下。
回到南京,依然故如,曾仕强心中虽有负担,但也畅然,眨眼间又是半年。这天,家里来了位老婆子,正和娘舅讨论着啥。曾仕强客气的打了声招呼,便不再多言,躲进了里屋。
半晌功夫,只听大门支呀的一声,曾仕强心想着,估计是不速之客走了。一个骨碌翻将起身,出了去。
“舅,谁啊刚才?”
“啊,是老家的,给你说亲来了”
“说亲?谁啊?”
“你自己看,搁桌上呢照片”
“哦,我来瞧瞧,哪家的姑子。”
说着,曾仕强好奇的走到桌前,只见得桌上一张打皱的黑白相片,便拿在手上好生端详。
“哎呀,真俊”曾仕强心中暗自窃语。
“仕强啊,你也不小了,之前的事咱就不白话了,这一会你咋的都得听舅的,这姑子我看是不错,有模有样的。人婆子也说的好啊,没什么毛病,在家也孝顺,是个实诚人,二十来岁了,四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一个劲的搁家干活,照料爹妈。”舅舅边语重心长的咕噜着,边在厨房摘着菜。
也不知怎地,在之前的岁月里,曾仕强从没想过这号事,不知是开窍迟,还是自卑咋地。总之是没想过想寻过,许是家太穷吧。
“人不嫌咱?”曾仕强端着照片,试探着的问着娘舅。
“能咋嫌?你家那样,你姐不也嫁了?你小子这会捡了漏了,说你姐夫吧,虽是好干的把式,但也是个身有残疾不是。这姑子好着呢!”娘舅笑呵呵的说道。
“那这。。。这成呗,凭舅舅招呼好了,我应了!”曾仕强赶忙去厨房打起了下手。

说话间,曾仕强的这门亲事也就一锤子定了音。媒婆一来二去,说成了。半大月后,曾仕强家的破屋子,迎来了久违的喜气。曾仕强娘舅扶着疯了癫兮的曾母,高高兴兴的坐起了高堂,不必多言。
送进了新娘,闹将了洞房,一切归于平息。曾仕强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心里美上天了去,一边急吼吼的掀了盖头,一边火急火燎的脱起了衣裳。那画面,真个是:
五百年前的猴王蹦出了山,那厢是好个乐子好自在。
曾仕强也顾不得惜玉怜香,更不懂个诗情画意,怎一个猛虎下山,饿狼扑食。一瞬的,就把李秀英撕了个精光。只见得个白屁股白,白出了荷花莲。红晕儿红,红的个霞满天。
曾仕强来不及管个究竟,一股脑攮将去李秀英的密林深壑。只听噗呲一声,接个是李秀英啊的一声,交错声声,场面顿时尴尬。
“往哪戳嗦,你个憨鬼。”李秀英甩起一胳膊,蒯倒了个曾仕强。
曾仕强憨笑的不知所以,一番摸索之后,总算是觅的了法子,进了去闺房。那一夜,怎道是:
香汗淋漓,淋漓了被褥巾榻。欢声娇吁,娇吁个红嫣紫姹。
末了,曾仕强居然大喊一声
“我老曾家总算要有后啦,哈哈哈哈”
“神经病,小声点,咱妈还在堂屋呢”李秀英掐了曾仕强一下。
“那咱就小点声。。。”说着,曾仕强又来了劲,一把搡倒李秀英,又是一番云雨。
新婚三天鲜,曾仕强溺的个晕头转向,竟忘了上班这茬。娘舅来了几次信,催回。曾仕强无奈的安顿好小媳妇和老母亲,带着不舍和牵挂,迈着艰难的步伐,走出了村口。
这间的,曾仕强隔三差五跑回家,大把的糖果往家买,甜的老母亲和小媳妇合不拢嘴。这次第,竟也忘了去姐姐那头。姐姐曾仕娥自然是不高兴了,娶了媳妇忘了姐。这天晌午,曾仕强还搁床上和李秀英腻着呢。只听的院子里,曾仕娥破锣的嗓子大喊道:
“曾仕强,好啊你,娶了媳妇忘了娘呐!都好盏子了!还抱着媳妇呢”
“咱妈不要吃饭了?你就晓得肏你那媳妇呐?早晚搞死你个歹娃子”
曾仕强慌忙起身裹着衣服,跑出去迎接曾仕娥。李秀英也一头雾水,跟着慌张,跟着穿衣服。
“姐,咋了,还早啊,咋这么大气性啊。谁惹你就?”
“谁惹我?还能有谁?”曾仕娥故意扯着嗓门对着里屋喊道。
“你小子,回来几次也不去我家?怎么地?嫌姐家饭咯人?”
“姐,这几次回来的急,这不明天一早又得走。是我不好,下次回来一定家去。”曾仕强挠着脑袋,憨笑的解释道。
“别说了,进屋去。”曾仕娥命令道。
这间,李秀英穿戴好,缓慢的走进堂屋。看见曾仕娥正在给婆婆擦手,就说道“大姊来了哈”
曾仕娥没理她,边给老娘擦手,边说“娘啊,你说这带了媳妇图啥,还不得我亲自服侍?”
老母亲也不搭话,楞神看着院子。
“是吧,你看咱妈这手脏的,你小子就不晓得弄弄?”看老娘不回话,曾仕娥责怪着曾仕强。
曾仕强大屁不敢放一个,耷拉个脑袋杵着。
李秀英赶忙走过去,端起脸盆准备换水。突然,曾仕娥一把夺过,说道:
“不劳你金贵,咱妈脏,拉不下你的福气。”
看着大姑子这样,李秀英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赔着笑说,“大姊,是我不好,没看好咱妈,是我不好,你消消气,下次不会了”
“下次?还有下次?下次咱妈就脏死在这床上了,说的轻巧,整个不是你妈哎!”曾仕娥不依不饶的。
“大姊,你这话叫我这么说哩,这不仕强昨个回来了。。。”李秀英被呛的唯唯诺诺。
“回来咋地,回来就睡到现在,别整的个骚狐狸一样,勾着我家仕强不放。狐媚子!”曾仕娥越说越来劲。
“姐,你咋这样说呢,秀英才过门,这不。。。不是想要个孩子,给你抱大侄子不是,跟咱老曾家早些要个后呐”曾仕强看姐姐说的过分,便捏声捏语的回了一句。
“就是啊,大姊,说的太过分了,我都。。。”李秀英看上去生气了
“你说啥?我过分,咱妈脏成这样,仕强回来就歪你屋里头也不问一生,不是你勾的还是我勾的?”曾仕娥菜刀利嘴,立马打断李秀英。
“姐,算了,别吵了,你看你说的啥,什么勾不勾的,真难听”曾仕强不满道。
“好啊,娶了个媳妇帮外人了哈”说话着,曾仕娥气愤的把手巾砸进了脸盆,溅的曾母一脸水。曾母抖了一个激灵,大喊一声,“啊,鬼啊,鬼来了。。我不是狐狸精啊”。
三个人面面相觑!也没管老母亲,都习惯了。
曾仕娥蹿将起来,抄起扫把就打曾仕强。
“你个白眼狼,姐平时咋对你好的,你就这样帮着外人欺负你姐哈”
“姐,我没有。。。”曾仕强倒也没躲,楞站着给姐打。
李秀英看这么一出,赶忙上前护着丈夫,欲夺大姑子手中的扫把。那成想,曾仕娥连着李秀英一块打了去。李秀英也火了,死拽着扫把不放,愣是抢了去,一把扔出了门外。
曾仕娥说时迟那时快,一巴掌呼了过去,只打的李秀英满目星光,嘴边顿时开了花。这还不够,一把揪起李秀英的头发就,猛拳捶来。
李秀英只顾的挣脱,毫无反手之力。曾仕强拉也拉不开,他生怕再惹的姐姐光火。
估摸是曾仕娥打累了,便松开了手。嘴中还不依不饶道,“李秀英,我告诉你,咱妈就是咱命,你要是不孝着了,我们曾家饶不了你。”说着,走到门前,顿了顿。对着李秀英骂了一句,
“骚狐狸,呸!”说完,扬长而去。
李秀英估计是被打蒙了,满头包,满脸肿,满嘴血。一时间,楞在那发呆。
“你没事吧,秀英。”曾仕强局外人一样关切的问着李秀英。
李秀英没理她,拖着腿,缓缓的去了里屋,关上了门。这一天,李秀英再也没出来,任凭曾仕强怎么喊,都没有应答。曾仕强没有办法,第二天一早,在门口喊了喊李秀英,没有声音,背着包就走了。
似乎,她错了。似乎,她瞎了。李秀英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会是这样。自己的矜持,自己的执着,等来的就是这些吗?她更不明白的是,他曾家这么穷,自己没有嫌弃。婚后也极力的去维系这个家!他曾仕强也不见半个子进家,家里没粮,回娘家拿。家里没碗,找娘家要。家里没家具,娘家帮着打。婆婆疯疯傻傻,她也没有怨言,更没有打骂过。怎的就是这样的下场?
李秀英哭不出来,路是自己选的,她不清楚以后会怎样,这一刻,她的心第一次被刮了一刀。
有诗为证:
看上跑死马,蜃楼具是假。
近前不是这,原来才是他。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959

帖子

1万

积分

贵宾

Rank: 6Rank: 6

积分
15833

形象哥哥勋章贴图小组勋章全椒人论坛贵宾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12: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纠葛不断理还乱,芝麻蒜皮成大祸
李秀英的心第一次被如此凌刮,然并不是什么个大事,不久之后,一切照旧,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嘛,太阳照常升起,该咋还咋。转眼间,已过四个月,曾仕强也一直没在回来。这天,李秀英一阵眩晕加呕吐。这居然乐的曾母一阵大笑不止,李秀英没好气的看着婆婆,扶着桌角,半晌想起什么,才赶紧去了卫生所。大夫一断,有喜了这是!李秀英好不快活,匆忙去了镇上的邮电所,给丈夫的招待所去电话。
“仕强,仕强,咱有了”李秀英掩不住的兴奋。
“啥?有啥?你别急哈,慢讲慢讲。”那头曾仕强有点蒙。
“还能有啥,怀了,怀了。。你。。。你要做爹了。”
“这是。。。太好了,秀英啊,你赶紧回家歇着,我过两天就回去,等我哈。那个上次的事。。。嗨,家来了再说,你可千万小心着呐,我先挂了,等我家去。”曾仕强叮嘱着。
李秀英挂了电话,递给工作员五毛钱,摸摸肚子,一晃一晃的朝家走去。
这间,曾仕娥突然来了,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一动不动,不知咋地。
“大姊来了哈,赶紧家里坐!”李秀英谨慎的看这曾仕娥殷切道。
曾仕娥不打正眼的瞥了瞥李秀英。
“啊,来了,你这是。。。哪里来的?”
“哦,那什么。。。去了趟卫生所”李秀英捋了捋鬓角的乱发。
“咋?不撑担了?”曾仕娥话中带刺。
“那什么,给仕强打了电话。。。让他回来一趟”李秀英解释道。
“仕强在外头不容易,别整天叨他,你看这家破的,你要懂点道理,别三天两头让他回来”曾仕娥带着语重心长的语气责怪道。
“我。。。没。。。我怀了。。。”李秀英给弄的有点慌乱。
“啊?有了?咱仕强的?”
“看你说的,姊,当然是咱家的了。”李秀英被质问的莫名其妙,心中暗自委屈。
“呵呵,好,好,好,没白费姐的苦心啊。你屋里坐着,中午我做饭。”说着曾仕娥殷勤的上前扶着李秀英。接着便是一顿驱寒温暖,叮三嘱四,无非些个孕妇注意一十八项云云,不在话下。
吃饭的时候,曾仕娥一个劲的给李秀英夹菜。这是李秀英第一次看见大姑子对自己这样好过,她的心中那疙瘩好像随着曾仕娥不时的笑容而抹平了。或许是自己想太多吧!
“姐问你个事,秀英”曾仕娥突然问道。
“啥事,你说,姊”
“你和仕强,几次?”
“什么。。什。。么几次?”
曾仕娥瞥了瞥憨痴的老母亲,故作神秘的附到李秀英耳旁。
“就那事,肏那事。。。”
“啊呀,大姊,你真粗,这话可咋说的”李秀英一下子臊红了半边脸,跟个猴屁股似的。
“臊啥呀,你告诉姊,姊有说道的,正经的”曾仕娥看李秀英臊了起,轻轻的拍了一下李秀英的胳膊,不以为然的责怪道。
“那个。。。就结婚那几天吧,她都三四个月没回来了。”李秀英只好勉强的支吾道。
“哦,就那一次是吧”曾仕娥脸上露出了疑惑,时而是莫名的惊喜。
“咋了,姊”李秀英不解的问道。
“哦,没事,没事,吃饭吧,菜都凉了。”
一时间,风卷残云,曾仕娥告别李秀英,拔腿家了去,不在话下。

没几天,曾仕强回来了,刚走到村口,就见着姐姐曾仕娥杵搁那,似是焦急似是等着什么。
“姐,姐。。。”曾仕强奋力的喊道。
“哎,仕强,仕强回来啦!”曾仕娥也跟着喊起来。
曾仕强加快了步伐,朝姐跑去,喜悦和着兴奋。跑到跟前,一把搂住曾仕娥,弄的个曾仕娥吓了一跳。
“你这小子,这算个啥?不嫌丢人”曾仕娥偏怪道。
“嘿嘿,这叫拥抱,城里人都这样的。”曾仕强摸着脑袋。
“看你能的,烧包样。走,跟我回家,跟你说点事。”
“那个。。。我想先回去看看秀英。”曾仕强有点为难。
“看什么看,一会看不迟,姐不留你吃饭。”一边说,一边曾仕娥拖着曾仕强就走。
“姐,你慢点,啥事啊,这么紧要?”
曾仕娥没理他,径直的拖将了去。
来到家中,曾仕强被姐姐按在大板凳上,自己搬了个小凳子,顺曾仕强边上坐定。
“姐问你,如实说,不许半点支吾,晓得吗?”曾仕娥发话了。
“嗯,你说就是,咋了姐。”
“那姐就照直了去,你告诉姐你和李秀英就一次吗?”
“什么一次啊?”
“呵呵,果然是一家人哈,什么一次?你说什么一次?你跟她搞的!”曾仕娥有点气愤的掐了曾仕强一下。
“啊。。。那个,姐问这个做啥个?”
“你如是说,那么多问干么?”
“哦。。那个。。吧,就一次应该”
“什么叫应该,到底几次?”
“一次啊,不就结婚那几天吗?”曾仕强给弄的一头雾水。
“这可坏了事了。”曾仕娥猛的一拍大腿喊道。
“坏事?咋了姐”
“咋了?你们家秀英怀了。”
“哈哈,我知道啊,前两天秀英给我去了电话,我就为这事回来的”曾仕强突然发笑。
“你还笑?这事他就不正常。”曾仕娥打断了弟弟曾仕强。
“什么意思?”曾仕强发了疑惑。
“我跟你讲啊,仕强,姐是过来人,要说那事,不可能那么快怀上。你看我跟你姐夫吧,好了年把年才添的满军。你们呢,就那几天就中上了?这不可能!姐私下也打听了别人,都说不可能那么快。”曾仕娥悉心的解释道。
“那是什么意思啊,姐。”曾仕强越来越纳闷。
“我怀疑啊,当然啊只是姐姐怀疑,她肚子里那货许不定是你的呢?”曾仕娥来了劲。
“别扯,姐,怎么可能,我还是信着秀英的,那不可能的事。”曾仕强故作淡定道。
“呵呵,反正姐就是给你提个醒,你看哈,那天我去看咱妈,瞅见她满头乌七八糟的回来,都快饭点了,还满脸笑嘻嘻的呢,作疑啊不是!”
“那估计是没梳头把。。。”曾仕强偏袒道。
“没梳头?呵呵,我的好弟弟啊,你没在家这阵子,姐是隔三差五的就去一趟啊,姐是明白人,搁家的媳妇人惦记,我就是怕这一着。那成想,指不定就是怕啥来啥,你看他头发乱的,肯定是在外面偷了汉子,怀了种了。”曾仕娥站起来义愤填膺的说道。
“好了,姐,你就是看秀英不自在,不跟你讲了,我家去”曾仕强生气的起身就走。
“你别不听劝,吃亏在眼前。。。那小蹄子,你得看紧了。整天不对着咱妈,就知道勾你家来,让我逮到跟是哪个,我非。。。算了,当姐好心日了驴肝了去,呸”曾仕娥看着曾仕强走了,不紧不慢的丢出了这么一句。
本来曾仕强是满身的快意的,满脸的春风,整的这么一出,他的心也不知飞了哪去。自顾自的往家赶,看土不顺眼,踢一脚,看草也碍眼,薅一把。
刚一家门,曾仕强就看见老母亲在床上苦恼,李秀英在旁边站着。他赶忙躲在门外偷窥着!
“妈,你吃一口撒,饭都凉了,你三天这样,两天那样,可要咋啊这是?”就见李秀英无奈的对着老母亲发着牢骚。
曾母只顾自己的喊着闹着,根本不搭理李秀英。李秀英一个生气,直接把碗砸在大桌上,气呼呼的回了房间。
“哄也不吃,不管了”临了还气愤的说了一句。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全椒人论坛官方微信ID:quanjiaodiannet,或直接搜索“全椒人论坛”添加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申明』本站所有言论及图片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与本网无关!
网站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所有:全椒点耐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皖ICP备12005735号 Copyright 2003-2016 www.quanjiao.net All Right Reserved

皖公网安备 3411240200024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