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椒人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92|回复: 4

[其他] 为他人谋利益而牺牲的父老乡亲

  [复制链接]

823

主题

1102

帖子

5万

积分

副村长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55822

版主勋章2012.3.11孤山植树纪念勋章

发表于 2017-11-10 20: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全椒人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纪实文学
                                  为他人谋利益而牺牲的父老乡亲们
                                                              十九人防汛罹难记
                                                                                                                              作者          杨秀忠
              六十年前的一九五三年古历六月十三(公历七月二十三),这天正是大暑,伏天来临.农谚“圩田好做六月难过。”酷热的夏季正是雷暴雨的季节,圩区最容易遭受水灾.
            正是这天的下午三时许,两天前的暴雨,圩区告急.就在降雨的期间,城区东王乡政府从肖庄选区的肖庄、小毛、板莹朱、屈村、后彭、岔杨、大、小沈村、杨村、田巷、王村、袁村等十几个自然村里征调男劳力七十二人(是乡政府指派每户一人),组成防汛抢险救灾队伍,由吴德林副乡长带队冒雨奔赴小田渡(史称王小圩)防汛,对圩堤进行加固.在完成此处十多处薄弱地段抢险加固工程后,又转移另外一处的孙沟(圩田)圩堤加固工程.当到达此处时,由于前两天的暴雨,山水下来,整个圩区大面积的涨水,风大浪急,木渡船严重超载而翻船.事发后,消息传到荒草圩山边这些村子里.当时这里哀鸿遍野,哭声如潮,男女老幼奔向那翻船的水边,呼天叫地,一场悲剧发生,震撼椒陵大地.《中共全椒地方史大事记》1949—2009中郑重地记载了一九五三年六月十三日这天,救灾过程中淹死19人的重大事件.文本(P15)沉重一页的内容如下:
            "6月13日,全椒县武崗乡民工,在防汛抢修王小圩工程后,乘船返回时,因风大浪急,船行至毕家畈时翻沉.50多人溺水,淹死19人.事发后,县委书记周敬之以及专区领导立即赶往出事地点,慰问死难者亲属,并组织安排死难者后事."
                                                                  一、地情水系
              在椒陵这块大地上,自古以来西水东流。黄栗树、草庵、东王、马厂、复兴、西王等群山,天降雨水大部分流入低洼的圩区和滁河的支流,最终进入滁河,再从乌江出口,流进长江。
              荒草圩是黄栗树群山之水一小部分经赵店、中心流到官渡圩区;大部分的山水或山洪沿着古老峡狭的渠道或襄河床,流向低洼的荒草圩,最终流入滁河.
            荒草圩自古以来就是湖泊,据说三国时期的孙权曾率领他的水军,从建邺(南京)的玄武湖进入这里广阔水域训军。千百年以来,这里是洪水一次次带来泥沙淤积而成的圩区,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初期,这里旱季时高处长满荒草,低洼处仍然是蓄水滩,汛期就成了湖泊。当时这里没有如今的一、二、三圩的圩堤,这是后来一九六二年,滁县白米山农场来一批农工,带部分农业机械,来这里组建白米山荒草圩分场,开垦这片土地。三圩水库埂是在文革中的六五年由当时的大冯大队组织社员挑成的。
              建国初期,农民以家庭为生产单位耕种,谈不上集体兴修水利。那时,夏季暴雨时,山区洪水进入滁河,不能及时泄洪流入长江时,滞留的洪水就聚集在这无边无际的荒草圩区里,洪水就在这里徘徊回旋等待。这里成了白浪朝天的广阔水域,风吹浪打,冲刷河床,沉积淤沙.这是历史上自然形成而遗留的一个蓄洪区.
史称王小圩(这里是几户姓王的在此住家种圩田),周边的人称这里是小田渡村,”圩”又称小田渡圩,他们就住在这圩埂上。小田渡地处荒草圩与滁河对岸的和县大田渡相连,这里仅隔滁河又是渡口,来往行人必经此处过河。在小田渡住着王兆树、王兆才、王兆坤、王志孝等村民以及散户船民余昌华多人。圩区面积百余亩,圩田十余亩.这里当时属于城区东王(解放初期的小乡)乡肖庄选区管辖。
              多年居住在圩区里的村民,最怕夏季水灾,它与山区情况相反,  山区丰收(雨水多)圩里日子不好过的情况。若是在五月底六月里受水灾,节季不饶天,错过安种,当年无望收获。就在这六月十三的前两天,连续不断地降暴雨洗涮椒陵大地,山水涌向滁河及荒草圩,这里成了自然的蓄洪区。一遇着夏季连降暴雨,这里村民就告急。
                                                                    二、罹难经过
当时东王乡就动员肖庄选区(就是现在的沈王、肖庄、屈村、岔杨等十多个自然村)的村民,征调(派)一户一男工,组织防汛抗洪抢险队伍。当时出勤的是七十二个男劳力,自带工具(筐锹扁担被子等)冒雨赶到小田渡,抢在洪水未到来之前,挑土加固小田渡圩埂的工程。雨一直下到翻船的头天晚上.七十多人经过两天二夜几十小时冒雨连续奋战,从内圩堤底部取土,肩挑人抬,对小田渡圩堤十几处险情较大的圩坝,薄弱地段进行加固,到了十三日中午时,小田渡圩埂加固基本结束。此时,山水早已从上游涌向荒草圩,来势凶猛,与圩水汇合,山畈低洼的滩涂已是汪洋一片,割断(一段段路基被淹没)救灾人员返回的路埂。这时,所有防汛抢险的人员,大家都十分疲劳,已精疲力尽,所带的干粮早已吃完。这么多的人困在圩心里,被大水包围着,没吃没睡的,返回没有船只,山水洪峰凶猛野兽般冲进圩区,水涨急速,情况十分危险。在这万分危急的情况下,带队的副乡长吴德林下令乘船返回,到另一处孙沟圩田加固圩堤。
七十二人带着工具,乘坐定位四十人的木渡船,严重超载,从小田渡往毕家畈方向返航,途中绕道,经圩心孙沟这个地方,是另一处圩堤要加固的地点,距离大约有四公里的水路。
当时严重超载的木船,在这大面积水域里由人工撑船前进,速度缓慢,水深风急浪大,一浪接一浪,浪浪直逼船体。船工持篙,船身晃动,风起浪涌,浪水扑向船舱,船体移动失衡,人多手忙脚乱,船在水中左右摇摆不定.此时,船上这么多人,人心个个更惊慌。超载的船左翘右沉,十分危急.眼看就要翻船,王万金、毛金泉等人在船舱内叫喊:船上人下水,一边扒三到五人.有十个人下水,就能减轻船上压力,保持船在水中稳定航行。同时有人提出:船的两边一边扒五个人,悠着船帮,也有人跟着提出解裤带、筐绳子给下水的人员拴在船上,考虑到下水后的安全问题。带队的副乡长吴德林不同意。有会游泳的就要纷纷下水,因为此时,船上已十分危险,没有一点安全的希望了。农会副会长彭金龙说:不能动。也怕带翻船.吴、彭两人坚决不同意,谁在船上动弹,彭就用竹竿朝头上打,当时有好几个人被打了。他们带队负责也怕下水出纰漏,结果后来真的翻船了,他两个也都淹死了。
这是领导的无能,群众正确意见不能采纳,遇到危险束手无策,灾难啊?!……
船一翻,一大部分人卡在船舱内也出不来,在船舱内闷死,或互相揪在一起,谁也逃脱不掉,最后都淹死.后来被打捞上来的尸体就有几个人揪死在一起的悲惨情景.一部分人摔在水里,乱抓乱揪,抓到漂浮物的就抱在怀里,随水飘荡.据王志民回忆,他当时抓到一块船板而得救生命.逃到岸上的人后来回忆,当时有人看到毛金富与毛金余兄弟俩落水后,抓到一块船板伙抱在一起,后来因木板小,浮力不大,两个人扒着浮不起来,而毛金富会游泳,就把木板让给他兄弟毛金余.毛金富徒手游了大约一里多远的水路,在没有人及时营救,在游泳时间很长的情况下,被水浪打击,精疲力竭,再也游不动了,三次下沉,当第三次下沉后再也就没有抬头,永远消失在这洪水中(淹死).有的人抓到船邦,有的爬到翻卡的船底上等待营救.
翻船的地点是在荒草圩的江孜沟,离毕家畈还有两公里多的路程.翻船的时间大约是当日下午三点以后.由于事发地点在荒草圩心里的大水中,东南北三面没有堤岸,西面离岸的地方毕家畈也很远.事发的消息很难传出去.当事发后的很长时间,王兆才(船工)的小舢板才从小田渡划过来,看到这惊人的一幕惨景,并将发生事情报告到山上来.当地乡政府层层上报,最终达到营救.可是溺水人员时间太长,日落在即,黑夜来临,给营救工作带来极大困难,多数人员被营救上岸,一十九个人未找到(罹难).
                                                    三、哀鸿遍野
洪水给这里农民生活与生产带来一定损失,更给这些防汛抢险人员带来灾难.当防汛人员翻船落水消息传到肖庄选区时,这里十多个自然村庄的村民,几乎家家都有人去防汛.七十多个家庭的男女老幼,朝着一个方向——毕畈岸边奔跑,妇女儿童边走边哭,哀鸿遍野,哭声如潮,呼喊声震天动地,因为他们谁也不知道自家人是否存活.只要是去防汛的家庭,这时家人都在这岸边上等待营救船只送人靠岸,见着面才能确信.超过晚上九点后,防汛翻船未上岸的人就没有希望了.他们的家人,这时个个心急如焚,呼天叫地,哭死爹娘.消息传来有十九个人的罹难.  
防汛中出现这样重大责任事故,主要原因是荒草圩上游连降暴雨,山水洪峰凶猛涌入下游圩区,与圩区里的水域汇合,扩大水域面积,风大浪急,木渡船严重超载,发生危险时,束手无策,领导不力,不听民工意见等多种因素造成的.当事发后,当时的县委书记周敬之及滁县地区陈专员赶到肖庄坐阵处理善后事宜.当时乡政府设在大冯村,因肖庄村没有淹死人,怕死者家属殴打(已出现张力富喊要殴打当时的干部,陈专员也被死者家属推搡)
这还了得!十九人死亡,十九个家庭的缺损与破灭,给众多家庭的成员带来悲痛与日后的苦难.
第二天,县里送来十九具棺材,一溜摆在屈村稻场上,供溺水淹死的人用。尸体陆续从圩心水中打捞上来,溺水的人当时就喝足了水,酷暑伏天打捞上来的尸体,肚子鼓得老高,抬回到家门口,匆匆入殓埋葬.还有的尸体从二圩随着风浪漂到几公里外南屏老官陈小贺圩堤埂边,到了第三天夜里才找到.此时的尸体已膨胀得已无法入殓了,天气炎热与尸体腐烂情况严峻,迫使家属尽快处理遗体,草草埋葬.
这样大事出现后,政府才对参加防汛人员,每人发五块钱.死难者一具棺木(冯会林死后,其父未要政府给的棺材),家庭发四十元救济,以后没有任何救济和帮助.
对防汛因造成十九人淹死的重大事故,撤销当时东王乡副书记张宏福职务的处分。
对船工王兆才、王志孝关押一阵子放出后,他们怕死者家属殴打又躲避了一段时间,半年后才敢回家.
乡政府当时征调肖庄选区民工,一户一人去防汛,那时他们都是二十岁以上至四十岁左右的青中年人,也是家庭里顶梁柱的主要劳动力.在七十多防汛人员中,他们当中有不少是父子和兄弟.在这罹难的十九人中,就有杨金才与杨秀春是父子,屈友仁与屈友德、(这两户当时是最悲惨的家庭)还有冯会琪(活着)与冯会林等许多都是亲兄弟.
在罹难后的这些家庭里遭受精神重大打击,许多父母与妻女因亲人去世哭得死去活来,长时间处在一种忧郁苦闷悲痛之中。当时肖庄选区里的村民,常常是哭声起伏连绵各村。同时,当时以家庭生产为单位而失去劳力,耕田耙地没有男人干活,政府当时指雇人帮助秋种后,再也没有人问过罹难者家庭的事了,给这些家庭带来经济收入减少,生活带来困难.
他们这些人去世后,年轻的妻子与公婆分家,带走陪嫁,因人亡而家破,留下孤儿寡母,谁来养活她们.这些罹难者中,没有哪一家不是妻离子散的悲惨结局.如杨秀春去世后妻子与婆婆分家,卖掉分得的房子后回娘家,留下一个女儿杨小菊,当时只有三岁,靠他寡母即孩子的奶奶抚养着,结果她奶奶也有病,丧失劳动能力,也于一九五六年去世,在也没有人抚养她了,拖到六0年春饿死了.如果活着的话,今年大概是六十二岁了.这是十九个罹难者家庭里发生的悲惨一幕,怎能让这些大难不死,死里逃生的人们安心?怎能不让这些罹难者的亲属子女们感到痛心与不安?也让罹难者死得死不瞑目.
                                                              四、春晓梦醒
现在的荒草圩已不是六十年前的荒草遍野,风吹草低见牛群的一片片草地,一潭潭深水的荒凉情景了。为改变它的面貌,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奋斗,长期治理.这里的人们甚至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代价来改造它、治理它.
从上世纪的一九五七年开垦一圩的,二圩三圩是在六二年开垦的。当时,滁县地区白米山农场调来农工和部分农机组建白米山荒草圩分场.到了六四年秋,这里由南京军区接管,组建军垦生产,把农场职工迁到寿西湖农场。留下三圩给地方,这三圩好用作蓄水避险.文革中,大冯大队又打三圩水库,保障上游农业用水.
如今这里是机械化耕作与收割,广阔的圩区秋收后种冬小麦,夏季种水稻,如今成了一眼望不到边的绿洲.到了小麦成熟时,才能看到这里成片焦黄,而水稻成熟时,这里则是一望无际黄灿灿,耀眼的金光.这里常常机声隆隆,人声欢腾,出现旧貌换新颜,莺歌燕舞的新局面,再也找不到大面积的荒草了.荒草圩现在已是名存实亡,没有了过去牛群,取而代之的是几条粗壮雄厚有力的臂膀,保护着几十万亩良田,一年可收上万吨粮食.同时,它把夏季上游洪水拦挡在滁河里,通过七十年代修建驷马山排涝灌溉大闸,把洪水疏导流进或排灌到长江中,减轻县城及周边雨季水害.不过,它的上游夏季暴雨连续特大时,长江水涨,滁河排水受阻,县城及周边受涝,三圩成了泄洪滩.八七年开挖新襄河代替老河功能,仍然解决不了问题,在二00五、0八年在县城发生水灾而破圩.0九、一0年发生水灾后,为确保县城及周边居民生命安全,在洪水严重威胁城里安全时,及时排险炸掉二、三圩堤,临时蓄洪,确保上游居民生命财产安全渡汛.
一九五三年六月十三日前两天,那场连续暴雨严重威胁小田渡圩,居住在那里的村民告急,他们当时属于肖庄选区管辖范围.城区东王乡政府征(调)派肖庄选区村民,一户派一名男劳力,组织临时防汛抢险队伍,由副乡长吴德林带队,冒雨赶到小田渡防汛抢险,加固圩堤,此处结束后又赶往孙沟圩防汛,在返回途中,风浪撞击严重超载的渡船,发生危险时,领导不力,指挥失误,造成翻船淹死十九人的重大事故.
事发后,县政府及地区领导虽然来处理死者善后事宜,对罹难者家属及其子女,以及后来遇到的重重困难,政府都没有及时给予应有的帮助,解决其困难,不尽人意.政府当时征派这七十多民工防汛是政府的行政行为,出了问题政府要承担行政责任.
而政府当时只把罹难者后事处理后,关于家属子女生活抚恤、生产帮扶没有下落.  他们这十九人罹难,给这十九个家庭及他们的亲人带来精神上的多少痛苦与打击,在这肖庄选区里的村民,哭声此起彼伏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停止,长期处在一种阴云笼罩中,有谁来安抚他们?  
后来他们的家庭确因人死而家破,留下孤儿寡母,无依无靠.由于他们的去世,使家庭丧失劳动能力,生活长期处于困难,政府没有任何帮扶.难道他们的罹难是因为自己而去找死的吗?如今因公伤亡者按国家劳动法还有明确法律规定给于抚恤.就是唐山和四川汶川大地震后,还把遇难者姓名竖碑纪事.这些为他人谋利益而牺牲自己,应享有的名誉权:烈士或因公殉职等都没有确定.是不公平的.
如今罹难者已与我们永远地离去,他们的亲属子女,后来也因无人赡养或抚养也遭不幸.也有极个别子女不知自己父亲的名字,遗腹子已改初始本姓.这七十多人除了十九人遇难外,他们也都是死里逃生,命大福大造化大,当时抓到木板、扒到船边或爬到船底,或会游泳逃过这场劫难,获得重生的机会被营救而活下来,几十年来的这场灾难阴影,在这些活着的人中挥之不去,永恒的记忆苦苦缠绕其身.后来又经过大跃进、六0年的天灾人祸摧残肆掠与精神打击,加之生活的艰难,疾病缠身无钱治疗而有许多人离世,健在的现在只有七人了.他们当时参加防汛的大多数都在二十岁以上,六十年过去了,现在最小的也八十岁了.目前健在的人,他们已年高体衰,身体多病,个别已卧床不起,不久又将要离世.正处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近况中.
当初参加防汛,现在还活着的人以及罹难者,逃生回来后来又去世的人,及其家属子女们的共同诉求:他们这七十二人为正义事业作出自己的贡献与牺牲,应享受国民待遇:
1、应对罹难者给予追认烈士或因公殉职的名誉权;同时对所有在这次防汛救灾中做出贡献的人竖碑立传,以颂扬其精神,鼓励更多的人为他人谋福祉;
2、对罹难者的家属及子女应给予享有烈士或因公殉职的经济补偿、就业、子女读书等享有的权利或生活困难的救济与帮助;
3、对七十二名参加防汛人员(除十九人罹难外),对现存者以及去世的人的家属子女应给予适当帮助,解决他(她)们的目前生活或生病治疗等遇到困难,以慰籍人心.
以上诉求是现存者及其罹难者家属子女的愿望,请政府能给予高度重视与落实有关政策,抚慰人心.
                                                                                                                二0一二年三月八日



一九五三年农历六月十三日参加小田渡防汛人员名单如下:
                        (总计72人,现仅62人,少10人希望提供)
            肖庄村
李道元、李道生、李道德、李学明、李学成、李明海、李明为、
王万金、倪少田、王继福、高如春、朱正铎、朱冬成、朱井成、
彭金龙、陈文海、毛金富、毛金余、毛金泉、毛金山.
              屈村
屈有德、屈有仁、屈有为、屈有勤、屈远真、王培连、王明正、
王有堂、张(小三)陈邦信、杨文广、杨道仙、杨道之、杨道仁、
杨道春、杨文玉、王宏亮.
            沈王村:
袁金玉、袁金友、袁金良、袁金强、赵(老四)冯会琪、冯会林
冯庭保、沈诗金、沈诗贵、沈诗明、吴玉海、王志中、王志民、
  许步岭、邱本银、沈诗中、沈诗余、沈诗文、沈如舟、陈邦玉、
杨金才、杨秀春、曹长春、吴德林.
                罹难人员名单如下:
                            (19人)
陈邦玉、许步岭、杨金才、杨秀春、彭金龙、毛金富、朱冬成、
张(小三)陈邦信、杨文广、王培连、屈有仁、屈有德、屈有勤、
沈诗文、袁金强、赵老四、冯会林、吴德林.
                健在人员名单
王志民、冯庭保、李道元、李道生、毛金泉、王万金、草开明.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全椒人论坛官方微信ID:quanjiaodiannet,或直接搜索“全椒人论坛”添加关注!

126

主题

495

帖子

8571

积分

四海升平

Rank: 4

积分
8571

写作小组勋章原创先锋勋章

发表于 2017-11-11 09:5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游鸡

査证属实后,应予抚恤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23

主题

1102

帖子

5万

积分

副村长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55822

版主勋章2012.3.11孤山植树纪念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8-4-5 20: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追悼防汛中牺牲的父老乡亲们



                  
                          
                                                                                                    尊敬的防汛罹难者及受害的父老乡亲们:

     六十年前荒草圩那场洪水给肖庄选区七十二名村民防汛的父老乡亲们带来重大伤害,其中有十九人为此罹难,震惊椒陵大地.《中共全椒地方史大事记》1949—2009把这重大事件沉重地记载在它的文本第15页上.呜呼……哀哉!那是悲壮惨烈的一页.
     亲人们:你们当时是听从政府的征调,集中到小田渡(王小圩)防汛抢修圩堤,经过两天两夜的连续奋战,不怕疲劳,人抬肩挑,抢修十几处险情较大的圩坝加固工程,在完成政府指定任务后,返回途中又到另一处圩区抢修堤坝时遇难的.是一九五三年农历六月十三下午三时许,不幸翻船溺水牺牲.你们当时只有二十来岁、三十来岁与四十来岁的人,喝足了荒草圩里的苦水,痛苦而又默默无闻地走了.你们走得是那样匆忙,没有来得及留下一言半语就离去,真叫活人始料不及,就长眠于九泉之下,就这样静卧在这块净土中,当您们匆匆地走完了自己悲壮及其短暂而又艰难的人生之路来到这里,是否就是你们来到了极乐世界?
    亲人们,您你们的亲友及你们的子孙不得而之,只有洒着泪水,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看着自己的亲人,在这无思无念地安卧在这天九地长的荒郊野外、凄凉空旷的天地间,有着无忧无虑的宽广境界.这里是否就是您的归宿?
     亲人们,呜呼!    哀哉!你们的离去,无不使活着的人们只能看到你们从此不再为生活而奔波操劳,释放一生压在自己肩头的重担,从此一身轻松,也不可能再为子女们操心烦神做这干那的事,也没有任何的负担与担心,少了许多忧虑,省去了自己生前无穷的烦恼,安闲惬意地静卧在大自然中,让自己的灵魂遨游在宇宙中.这大概就是佛经中所讲的"天堂",或许就是《圣经》上所说的极乐世界吧!
     亲人们,你们已经走了.你们是被政府派去防汛的,是为他人谋利益而牺牲了自己的.也正如毛泽东主席在延安悼念张思德同志《为人民服务》那篇文章中所说:"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你们的死比泰山还重,也很光荣!但是,由于你们的牺牲给你们的亲人带来了极大的痛苦,给家庭和后人带来无穷的后患与灾难.人亡导致家破,也使得你们的父母与兄弟姐妹、妻子,因失去你而无力赡养父母与抚养子女,导致她们分崩离析.当这场灾难降临在肖庄选区里时,居住在这里十几个自然村庄里的村民,无不悲痛欲绝,哀鸿遍野,哭声不断,如潮澎湃,彼此起伏连绵,痛苦之极.
      亲人们,呜呼……悲哉!这场灾难给你的亲人带来多少痛苦与忧愁?当这场灾难降落临,消息传来,这里的男女老幼拼命奔向出事的水边,遥望着圩里无边无际的洪水,面对波涛汹涌大水无计可施,只是痛心疾首,撕裂肺腑的哭诉,悲壮惨烈地呼天唤地,呼唤着亲人的名字,但永远没人回答.这片土地沉默了,这里天空被阴云笼罩着,只有随时随地不时传来悲惨得哭声,凄凄惨惨,只有焦急地站在水边高处,仰望圩心白浪朝天的水中救生船靠岸,带来更多的逃生者,又有多少人为此流泪而承受痛苦啊!
      在这罹难的十九人中,有许多是父子与兄弟关系,都发生在一个家庭里.在罹难后的这些家庭中,他们的亲人无不遭受重大的精神打击,他们的许多父母与妻子因亲人离去,而哭得死去活来,长时间处在一种忧郁痛苦悲惨之中,身心受到无情的摧残,甚至无法支撑起生活的风帆.
      亲人们,由于他们的去世,留下年轻的妻子与公婆分家,卖掉分得的家产,带走陪嫁,因人亡而家破,留下孤儿寡母,年老的父母由谁来赡养,孤儿幼子又由谁来抚养他们.在这些罹难者的家庭中,那些无依无靠的老人和孩子后来也早早离世,没有哪一个家庭不是妻离子散的悲惨结局.呜呼!……悲哉,又有谁来替她们排忧解难?惨啊!
     亲人们,当年是以家庭为生产单位,家庭失去男人给家庭生产带来重重困难,重活没有男人去干,收入减少,影响家庭生活,哭天叫地没人理睬,又有谁给予关注、同情与帮助?……
     亲人们,死难者已与我们永远的离去,就是那五十多参加防汛死里逃生的人,大难不死逃回来的受害者,也蒙受精神打击,长期处于恶魔缠身,噩梦困扰其身.他们后来又经大跃进那个年代,长期劳动不到休息而疲劳过度,有的累死了;六0年生活困苦磨难的饥饿以及文革骚扰等,长期处在多种阶级斗争复杂的情况下的伤害与惊扰,以及种种扎腾,七十二名防汛人员至今十有八九也都远离我们而去.六十年过去了,政府至今没有给予死难者一个切当的名分,令死者死得似乎有点不明不白.对所有参加防汛者,死里逃生拾回来一条命的人员,翻船伤害了他们的身体,漠视他们为他人谋利益所做出的贡献.政府对他们不闻不问,有着熟视无睹,处于对他们没不关心态度,这是对防汛作出贡献的人员极大不公!也使活着的人们和他们的子女看到后来发生此情此景而寒心.呜呼!……悲哀啊!世道如此的淡凉与不公,令人气愤填膺!
      亲人们,当年防汛的这些人中,绝大多数的人如今已永远地离开我们.天长地久,你们的形象现在已模糊不清了,后来的子孙们已记不得你们的名字了.如今经过多人多次的回忆,已找不出其中还少了七个防汛人,或许时间太久记错或被遗漏都有可能.你们在哪里?还能回忆出你们的名字来吗?
      亲人们,罹难者父母和他们的子女,后来也因无人赡养与抚养,操劳相继病故或饿死;遗腹子已改初始本性,因他们的罹难导致他们的亲属在后来留下许多一幕幕惨不忍睹的悲剧,使人无不痛心疾首.呜呼!……哀哉!椒陵大地五三年发生了这样惊天动地大事,经受这场灾难的人们和他们的亲属,当时出现一幕幕悲壮惨烈而又凄凉情景,老是萦绕在这里一些人脑海里挥之不去,如今活着的亲人岂能忘怀?!
      亲人们,今天,我们仍然生活在你们父辈们曾经走过的这块土地上,你们虽然远离我们而去,可是我们仍然还要在这块土地上生活,我们的子孙后代还将在这里奋斗,很可能还会有牺牲.你们的辉煌一生,留给我们的是艰苦奋斗,不怕牺牲的可歌可泣,永不熄灭的精神,是鼓励我们后代子孙要继续发扬光大,做的更好.
      亲人们,我们在这里欣慰地告诉在九泉之下的父老亲人们,当年你们活着的时候,看到这里是荒草遍地,风吹草低见牛群的一片片荒草丛生,或是一潭潭混浊深水的荒凉情景,在雨季又是暴雨成灾,波涛汹涌,一片汪洋无限看不到边的水面,到了汛期有人一条小船划到和县绰庙集的那种情形一去不复返了.如今取而代之的是这里的荒草圩,已是名存实忘,没有了过去的荒草,而是经过几代人对它的改造与治理.有许多人永不停息地在为它而想,又有许多人在继续为它出力,其中也有你们的贡献与牺牲在内,在它的上游修建黄栗树水库,拦截山水入库,减少下游水灾;滁河下游修建驷马山排涝灌溉大型水闸,遇旱时从长江提水灌溉,遇汛时排涝.在圩心竖起几条雄厚粗壮有力的臂膀那是一、二、三圩的圩堤,互相穿插拥抱着,保护着圩心里几十万亩良田,它是从五七年起至六二年后逐渐开垦出来的良田.在圩区内平时看到的已是绿洲爿爿,只有在那小麦成熟与水稻黄的时候,这里才有焦黄与黄金灿灿的颜色,那才是荒草圩今天真正的景色.
      亲人们,那场洪水的发生,使你们罹难及其受害者后来离世的人,即将走过六十个春秋.在清明前夕,你们的后代子孙们,今天集聚在这里,怀着一颗同样十分沉痛而崇敬心,缅怀自己亲人走完曲折人生艰难之路,思念离去的亲人,举行集体吊唁,追忆您们的贡献与牺牲,以寄托我们的哀思,回忆你们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为他人谋利益而牺牲自己是多么的伟大而光荣.为发扬你们为他人谋利益而奉献身躯的可贵精神,鼓励后人继续为他人谋利益.
      亲人们,回来吧!看看你们的后代子孙们今天的思念!
      亲人们:呜呼…哀哉!我们在呼唤你们,愿十九位罹难者精神长存,永垂不朽!
      我们也呼唤在防汛中受害者的亲人,后来离世,愿你们的灵魂早早安息!步入凤凰涅磐的天堂!

        全体与会者吊唁
                                                                                                                                                             二0一八年清明节(作者:杨秀忠)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全椒人论坛官方微信ID:quanjiaodiannet,或直接搜索“全椒人论坛”添加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23

主题

1102

帖子

5万

积分

副村长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55822

版主勋章2012.3.11孤山植树纪念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8-4-5 20: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九五三年农历六月十三日参加小田渡防汛人员名单:
                                 (总计72人,现仅66人,少6人希望提供)
肖庄村:
李道元、李道生、李道德、李学明、李学成、李明海、
李明为、王万金、倪少田、王继福、高如春、朱正铎、
朱冬成、朱井成、彭金龙、陈文海、毛金富、毛金余、
毛金泉、毛金山.



屈村:
屈有德、屈有仁、屈有为、屈有勤、屈远真、王培连、
王明正、王有堂、张礼荣、陈邦信、杨文广、杨道仙、
杨道之、杨道仁、杨道春、杨文玉、王宏亮、王饶清、
高连德、王培良


沈王村:
袁金玉、袁金友、袁金良、袁金强、赵(老四)冯会琪、
冯会林、冯庭保、沈诗金、沈诗贵、沈诗明、吴玉海、
王志中、王志明、许步岭、邱本银、沈诗中、沈诗余、
沈诗文、沈如舟、陈邦玉、杨金才、杨秀春、曹长春、
吴德林、沈诗章.


罹难人员名单如下(19人)
陈邦玉、许步岭、杨金才、杨秀春、彭金龙、毛金富、
朱冬成、张礼荣、陈邦信、杨文广、王培连、屈有仁、
屈有德、屈有勤、沈诗文、袁金强、赵老四、冯会林、
吴德林.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23

主题

1102

帖子

5万

积分

副村长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55822

版主勋章2012.3.11孤山植树纪念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2: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全椒人论坛官方微信ID:quanjiaodiannet,或直接搜索“全椒人论坛”添加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申明』本站所有言论及图片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与本网无关!
网站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所有:全椒点耐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皖ICP备12005735号 Copyright 2003-2016 www.quanjiao.net All Right Reserved

皖公网安备 3411240200024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