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椒人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2|回复: 4

[散文] 一九九一年大水(修改版,和网友“享乐生活”)

[复制链接]

686

主题

7486

帖子

8万

积分

八面威风

匆匆过客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85551

形象哥哥勋章写作小组勋章原创先锋勋章全椒人论坛爱心勋章

发表于 2018-7-17 16:3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全椒人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全椒老县城,以前“三年一小淹,五年一大淹。”来县城前,我便早有耳闻。一九八八年,我转学来到全椒县城后,百闻不如一见,果然看到一九九一年和二零零三的老城大洪水,前者亲身经历,属于整个长江流域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一分子。当年老县城的红栏桥那一片,水深达二米以上,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都播出了,那全椒陈浅、官渡、赤镇那边的圩区还能有个好吗?覆巢之下无完卵,同是天涯沦落人。
  全椒老县城遭灾,一般都是梅雨季节暴雨连绵,造成江河水位上涨。作为长江支流滁河的分支,襄河上游下来的水如不能及时通过滁河排出去,那么水位就会急剧升高,用不了几天时间,河水便会通过县城各下水管道系统倒托上来,一些地势低洼城区便会遭灾。我家当年就住在物资局老燃料公司那一片,单位宿舍楼的院子比道路还要低一尺左右。后来单位领导经人提醒,意识到老城容易发水的问题,便让施工队把一楼住户的地面提高了一尺,幸亏当年的房屋室内比较高。但是改变不了老城常遭洪涝的事实,小水没啥事情。一旦襄河水位突破警戒线,全椒老城的下水系统就岌岌可危,雨如果继续下,河水再涨,我们单位宿舍的院子就开始先进水了。住户进出都要卷着裤脚蹚着水过了。一九九一年七月那雨下得有些怪异,整整三天三夜没停过,母亲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说:“雨照这样下,恐怕要发水了。”我当年才十几岁,对此不以为然。母亲则忧心忡忡,天天打着伞去襄河大闸那看水位。有次我跟着一起去看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襄河老大闸的水涨得快和桥面齐平了。我说这下完了,要发大水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我们单位宿舍院子里开始进水了,水有老天下的雨,也有下水道鼓上来的糟水,水乌黑的,还飘着垃圾,令人恶心。后来水退了,我冲洗院子时候,老污泥都几寸厚,我脚丫子脱皮,手一撕都一块一块的,就是这水泡的。单位院子里下午就来了两个来自圩区的小姑娘,全身都鸡湿的,也没打着伞,什么都没带,全身湿漉漉地跑来,问我某某人家在哪,说是来投亲戚的。他家正好在我家单元楼梯口的三楼,我便告诉了她俩。她们冒着瓢泼大雨,赤着脚上楼去了。院子里的水,积得就像一片小池塘,水面虽然波澜不惊,但如注的雨水在水面砸出无数朵水花。空气都能挤出水来,雨都是直线下,没有一丝风。老天爷看来没有停歇的意思。
  我跟我母亲说圩区都有人跑这来了,什么东西都没带,来投靠三楼某某家。母亲以前在县西边农村,刚来城里没几年,也没经历过这些事情,就是听说县城老是发水。不想家刚搬来县城没几年,就经历了如此大的自然灾害,懵懂不知,也不知道水势能发展到什么样子。母亲认识马路对面开小店子的某菜农阿姨,就跑她家了解情况。她也说在城里生活这么多年,没见到过雨下了三天三夜不带歇的,看来今年要发大水了。
  晚上,我家前后院子开始积水了,而且水位以厘米为单位,以小时计。涨得很快。听单位某“消息灵通人士”透露,黄栗树水库怕大坝承受不住,开始开闸小规模泄洪了,以保护大坝大安全,所以县城水位才上涨得这么快。我们吓得赶紧回家收拾东西,当年哥几个有几位在外面上大学的上大学,读研究生的研究生,家里就留有我一位“小老汉儿子”在上高中。老父亲一急,血压有些高。我们赶紧一边安慰他,一边娘俩把能打包的东西都打包。家里当时穷啊,刚从农村搬来没几年,都是老式木匠打的家具,又笨又重。我当年热血小青年,浑身是劲,不仅帮着父母架好家具,还把家里的二百多个煤球和一百多斤米给搬到二楼和三楼的楼梯上。家里孩子多,父亲提着他那“宝贝”似的小工作包,里面放着家里仅存的三千块钱存折和一些证件等,连他年轻时候发表在若干报纸上的“豆腐块”文字剪贴本子也顾不得收拾了,让水淹了。当年哥几个在外面上大学,虽然国家每月还有二十块钱补贴(八几年和九十年代初,大学生少,国家对大学生每月都有生活费补助的,现在没这好事了,当年大学分配也好分配,你懂的),但是父亲每月还是要准时给几个儿子邮寄二百元生活费的,这三千元的存折,就是家里最珍贵的“财产”。虽然说钱不是万能的,但这钱是工薪阶层一分一厘攒下来的生活钱,是弥足珍贵的。
  由于水库泄洪和滁河水位倒灌,老县城遭灾是避免不了了。一斑窥一豹,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说起来都“黑”(全椒话:骇)人,我睡梦中让我娘喊醒了,“伢子也,快起来,水多盏子(全椒话:早就)进家了,我看你睡得熟,就不忍喊你啊!这水快齐床沿子了,我才喊你。”我揉着惺忪的双眼,一看,吓得一激灵,家里水都漫过膝盖头了。我刚从木框架床上跳下来,那小床就浮起来了。幸亏我们把重要的锅碗瓢盆坛坛罐罐搬到二楼和三楼楼梯上去了,否则全都让这污浊不堪的糟水泡了。我和父亲、母亲三人,为了不惊扰楼上的人们,赤着脚在冰冷的楼梯上坐了一夜。虽然是夏天,整日的阴雨和到处弥漫的水汽,让夜里的人们不仅瑟瑟发抖。
  我忽然想到自家后院还养着两只老木鸡,和架在五斗橱上面的一坛子腌大蒜头,我想我还是下楼把它们一起带上来吧。母亲不让我下去,说一楼水都齐到胸口了,院子里的水和二米二深的院墙齐平了,怕我出什么危险。我扯头犟,还是跑下去了。我一进我的家啊,农村带来的大板凳、大桌子、五斗橱全都飘起来了,大蒜头是吃不到了(我主要想搬上去,掏几个吃,肚子饿了)。水已经齐到我肩膀,我当年一米七二,那家里的水至少一米六左右。我在水里走,水的阻力很大,我迈腿都费劲。但我推后院子门的时候,我的黄天!门都拉不开,像让前后两团水泥堵着。我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我抓住门栓,把门一寸一寸地“晃”开了。院子里的两只农村表哥前不久刚带来的两只老木鸡惨哦!幸亏鸡笼子还飘着,两只鸡竟然还好好地活着。我游过去把笼子拽回来,把两只活鸡提上楼去了。(这两只鸡后来和部队送来的老鸭子,都让我和上大学刚回来的二哥,和来帮打扫卫生的小舅家小表哥三人吃了。)说句不该讲的话,发大水时候,菜市豇豆以前两毛,由于周边菜田都被淹了,豇豆涨到一块钱一斤。而圩区因为发大水,提前杀的老鸭子,在街上也就卖一块钱一斤。那段时间,因为买蔬菜不划来,我们天天让驾驶橡皮艇来的部队战士,帮我们买老鸭子来,几乎是当饭吃了。因为家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搬在楼梯上,我们老表三就自己做饭吃。幸亏当年的自来水还没停,否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部队的人后来把困在楼上的人,包括我父母都用橡皮艇接走了。我死活不愿意走,说留下来看家,并保证没事。说如果楼有危险,我就游走。我还会点小水性的。后来我们这个楼梯口,人几乎全走光了,反正到后来,我几乎是光杆司令了。二楼、三楼人家门一锁,就可以直接走人了。我家那点破家具还架在楼梯上呢,我农村长大的伢子,从小就节约得有些小气,我要看着我家的那几个破家具和几百个煤球。现在想想,扭得很,大水发那样,还管那些破家具干嘛啊!小时了了,大了未必聪聪。我就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
  一人在楼上待了几天,我些急了,想溜了。一身衣服都臭了,部队一天早晚各来一次。这正午的时候我也联系不上他们了,我便生了去意。连走的时候,我沿着楼梯登到三楼顶的露台上,朝县城东北望去,我的黄天!房屋尽泡在发黄的水中,楼下军人服务社的窗户洞都朝外冒水(其实这是水位开始下降的标志),路上的解放牌大卡车,就露出个顶,还缩成碗盏大的一圈。老农行门口的路,赫然发现一个路面的售货亭被整体冲跑,像行驶的汽车一样,一路飞驰,不带停的,直接被冲到如今全椒大酒店的那位置。如今全椒大酒店的位置,路上那水,至少两米多深。老襄河里的水被城市巷道挤压,流到这里,业已水流湍急。等过半小时后,我就吃了巷道里涌出的水暗亏,差点被冲跑。正瞅着,老农行后面的一大套瓦房在瓢泼大雨中轰然倒塌,木头梁子杵老高,像折断的白骨一样狰狞。下了这么大的雨,潮湿的雨珠中,竟然腾起一阵青烟,瞅着令人恐怖。我有点担心我脚下的这栋楼来。寻思:“小命都保不住,还要楼梯那些啥煤球啥的啊,我赶紧撤退吧!”想到这,说走就走,我抹屁股就下楼梯,要跑了。
  我刚下到一楼齐脖子深的水中,我就傻眼了。楼梯口让大水给封闭了,我勒个去,我要潜猛猛才能出去了。再说我水性又不咋地,别潜水潜歪了,一头撞到墙上就完了。想到这,我便踅到我家里,从院子里游水爬到和水齐平的墙上(二米二),然后站在院墙上再跳到单位大院子的水里。一落下去,我去,脚踩不到底啊,二米多深啊!我奋起我那“只能一人小游,不能救人”的小泳技,朝院子外的大铁门游去。我目标直奔大铁门,然后抱着大铁门歇会。天啊!往昔这么大的铁门,竟然就剩余了上面小半截,那半截在水里没着呢。外面的道路(如今老燃料公司的那条路,我们在老农行这边)就像一条湍急的小河,不,是大河!河水从菜农住宅巷子里涌出来,水势真得很可怕。那时候又没手机,最多也就BP机,那东西都两千多块,只有好单位才发的,我哪有啊。我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这时候连父母兄弟都指望不上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这既然出来了,我就拼着小命(现在是老命了)冲出去吧!
  这一蹿出去,我就晓得厉害了。水流太急了,差点把我那件裁缝做的大裤衩冲跑了。我赶紧拽回大裤衩。拼着命逆水朝马路对面游,我常年生活在这边,知道那边地势比我们这边高,如果游过去我就能蹚着水朝燃料公司方向走了,越往那边走,地势越高,我就能走出去了。目标是街心花园那工商银行,走到那,我就会像步上海滨沙滩一样倜傥,上岸了。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水竟然把我一下子冲了一丈多远,把我冲到老农行那,我赶紧抱住一棵行道大松树。想来都后怕,那要像路边书报亭一样被冲到吴敬梓路那边,当年就小命完完了。全椒一九九一年县城里淹死了十六个人,如果我没那松树抱着,就凭我两把小划子,就成了第十七位了。那你们现在也看不到我在这发帖子,打字了。这世界上就少了一位孔乙己一样的平凡人士了。
  正当我抱着松树感到绝望时候,心想这时候兵哥哥跑哪去了,太不给面子了。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东方不亮西方亮,但生活关闭了你一扇门,菩萨就会给你开一扇窗!天无绝人之路啊!我举目看到一棵家里用来盖房子的木梁在水里飘啊飘!那根梁柱就离我咫尺之遥,上面栓截白色的粗尼龙绳。而绳子的那头捆在巷子口的那根大电线杆子上,感谢菩萨关键时刻玉指芊芊,投下来的一根救命稻草,谢谢啊!我也来不及细想了,一把抱住梁柱,拽住粗尼龙绳。就是这根尼龙绳让我游过,不,是拽过那激流湍急朝外涌水的二米多深的巷子口,我一到巷子这边,就脚踩到水泥台阶了。那巷子里的水是冲着老农行那边的滚滚而去,而巷口这边竟然风平浪静,只是以前路上的水依然流势很急,但已经比下游力量小多了。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么是洪水猛兽!事隔三十年光阴,想来都有些后怕,怕怕的。
  走到老电厂巷子那,由于水位已经到脖子了,脚踩实地,我也不怎么怕了。涌动的暗流让人抬不起脚,但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已经没有任何水势能阻挡我奔向全椒著名景点——街心花园“海岸”的步伐了。走到老人民银行那的时候,脚板底让破啤酒瓶扎了,划了七八厘米长的一口子,鲜血直滴。我找个栏杆坐上面,把脚抬起来看看,疼麻了,索性也不管了,继续下水走。
  走到老木材公司和涌金桥(全椒人喊新桥),桥面就剩个栏杆头,大致十厘米高。而我们的大全椒的瑰宝——全椒中学和奎光楼啊,业已泡在烟波浩渺之中。那桥,你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过去。霸王桥那就有位小伙子装磉,依仗自己水性好,人家劝他也不听,非要游回家。可能家在对岸,非要游回家,恋家心切,就成了当年英勇殉水的十六位之一。后来,新桥那打捞尸体,我虽然路过,我都没去看,人都仙逝了,他们的家人是多么的悲恸!我们何其忍心在一旁看什么热闹。
  当年的水位正好淹到街心花园的“三个女人捧个蛋”,我一身下水道臭气上岸的时候。“海滨”站着好多看热闹和水势的全椒人。蓦然回首时分,当年的全椒县棉织厂,如今的金色阳光小区,业已在波光倒影中晃荡。终于看到几船兵哥哥,他们乘坐橡皮艇让大水给冲到棉织厂大院子里,那院子当年地势也低洼。兵哥哥一艘船差点在拐弯时候翻了,赫了围观群众一大跳。我穿着农村裁缝做的大蓝色裤衩,一身臭气的上了岸,脚还瘸着,脚板底被扎了,有种绝处逢生的感觉。
  当年十八岁,路过街心花园中国银行那的时候,一个排的士兵正在做动员,据说是从南京军区调过来抗洪救灾的。听着部队领导铿锵有力的话语,和战士们气壮山河的口号声,令我对部队多了一些发自胸膺的热爱和美好的向往。后来眼有点近视,兵也没当上,这算是后话了。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后来打工赴宁,竟然在军区大院子里住了两年,也算是一种缘分。
  一九九一年的百年不遇洪灾,南方八省一市都遭灾,数十万将士不畏牺牲的抗洪精神,至今令人铭记。记得当年国家主要领导人都深入到抗洪第一线,全体中国人共同谱写了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抵御洪涝战歌,竖立起中国人不屈不挠的强大民族脊梁,令世界为之感动和表达敬意。当年国务院李鹏总理都深入到受灾严重的全椒柴油机厂视察灾情,当年的厂长就是后任滁州市市长的钱进市长。那年南方灾情异常严重。相比之下,我是一位渺小的事件经历者,但我想到那年发生在全椒的洪涝灾害的时候,不由得想执笔记录下那些曾经渺小的往事。它们随着岁月的流逝,却难以忘记。当年的全椒,现在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又恢复了青春。
掏鸟窩捉鱼钓马虾为趣,食锅巴咸货糖团子为美。睡凉床数星星消长暑,看电影下池塘谴长夏。村边简屋数间,儿时乐园今日梦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全椒人论坛官方微信ID:quanjiaodiannet,或直接搜索“全椒人论坛”添加关注!

72

主题

2112

帖子

1万

积分

五谷丰登

十直下雨

Rank: 6Rank: 6

积分
16131

原创先锋勋章全椒人论坛贵宾勋章全椒人论坛爱心勋章

发表于 2018-7-18 22:15:43 来自:手机版全椒人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哎,那年七月,淌水来全椒中考。入住莲花宾馆,几十个几百人一块吃,早饭糍饭糕,大油条,香逮子。
廿七载了,很多地名,店名,厂名消逝了,也有不少人走了。诚然,也有不少人改变了命运,快伙了。人世间悲欢合离,命运转换,让人感叹!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86

主题

7486

帖子

8万

积分

八面威风

匆匆过客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85551

形象哥哥勋章写作小组勋章原创先锋勋章全椒人论坛爱心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07:07:58 来自:手机版全椒人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幸亏新襄河改造,否则老城还会淹。盛必龙书记一山、一水、一路,改变全椒。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全椒人论坛官方微信ID:quanjiaodiannet,或直接搜索“全椒人论坛”添加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5

主题

2521

帖子

1万

积分

五谷丰登

Rank: 6Rank: 6

积分
16095
发表于 2018-9-29 13: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91年大水淹到我家门口,差点进家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天地任纵横,相约全椒人! 『申明』本站所有言论及图片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与本网无关!
网站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所有:全椒点耐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皖ICP备12005735号 Copyright 2003-2016 www.quanjiao.net All Right Reserved

皖公网安备 34112402000240号

返回顶部